回忆,那个和自己一起看月亮的男孩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2月13日 ┊

寒假回家,她仍旧会一个人去月亮山。山还是以前的山,石像也还在,只是没有了那个和自己一起看月亮的男孩。过完春节,林小槿又要提前返校,在火车站等车时,妈妈突然赶过来将一封信交给她,然后说:“唉呀,我都差点忘记了,你去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叫安然的男孩子来找过你。

 那年暑假,刚高考完的林小槿兼职了一份导游工作。她穿着白色的T恤,白色的裙子,像是从月亮山上走来的仙女。经常,那些来旅游的爷爷奶奶会跟她开玩笑说:“小姑娘,跟我一起回北京吧,给我当儿媳妇。”每每这时,整车的人就哄堂大笑,林小槿的脸就会红得像一个苹果。
  唯独有一个人不笑。他坐在车尾,两眼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偶尔,林小槿被众人调侃得招架不住时,他会突然站起来说:“你们有完没完呀!欺负人家一小姑娘。”于是众人开始安静下来,林小槿感激地朝他笑了笑,得到的却是他木然的表情。
  傍晚送众人回酒店后,他却突然跑过来对林小槿说:“林小姐,你明天有时问吗?我想请你做我一天专职的导游。”林小槿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她小声地说:“我收费很贵的哦!”他笑道:“没关系!”
  很久以后,林小槿回忆起这一幕,都会觉得很甜蜜。爱情应该就是从答应做他的专职导游的时候荡开的吧!
  第二天,林小槿跟旅行社请了病假,早早地来到酒店门口等他。他走出酒店时,太阳正大,阳光洒在他白色T恤上让林小槿有小小的一阵晕眩。林小槿觉得自己被爱情撞了一下腰,轻轻地,隐隐地。一路上,她兴奋不已,不停给他介绍当地有名的事物,可很多时候他都沉默无语,脸上带着淡淡的忧郁。林小槿失神地看着他总是偷偷地想,他为什么要一个人来旅游呢,失恋还是失业?
  中午吃饭时,林小槿带他去了一家当地有名的风味小吃店。在嘈杂的人群里,他告诉林小槿。他叫安然,大学刚毕业。
  安然。多么美好的名字。林小槿想。
  后来,林小槿带安然去了月亮山,她告诉他关于月亮山的传说。那是一个流传了很久很久的故事,一个本地的女孩爱上山外来的男孩。后来男孩走了,女孩站在山顶日日思念远方的男孩直到变成了月亮山上的石头。林小槿用手指了指山顶那个石人像,安然却说“这样的女孩子真傻!”
  林小槿一时不明白他说什么,直到下山的时候才回过神。然后正儿八经地对他说:“如果我是她,我会下山去找男孩。”
  傍晚的时候,安然对林小槿说:“谢谢你,今天很开心。我买了后天回北京的机票,你今晚可以陪我在月亮山上看星星吗?”林小槿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晚,林小槿和安然又爬上了月亮山。在那个凉风习习的晚上,他们说了整晚的话,他们说未来,爱情,还有理想,那晚上的话,仿佛是要将他们俩一辈子要说的话都说完了,直到天空泛白时,林小槿才靠在安然的肩头上昏昏入睡。
  后来,林小槿总是想,是那个晚上开始吧。安然就像印记似的,深深地印在了她心里,总是忘也忘不掉。
  林小槿睡了一个晚觉,醒来时已经中午12点。她风风火火就冲去了酒店,因为安然说今天还要和她一起去月亮山。可赶到酒店,服务员告诉她,安然已经提前回北京了。林小槿站在酒店外面,眼泪突如其来地流满了整张脸。安然失信了。和所有旅途中的人一样,他不动声色地提前离开了。
  那晚,林小槿一个人上了月亮山,她站在高高的山顶上,向着北方大声喊:“安然,安然,你会记得我吗?”回声在黑暗中久久回荡。接下来的日子,林小槿不停地出错,带团时会忘记给游客讲解途经的景点,经过月亮山时总是耍停留很久。

星期六去培训班学英语时。者师在黑板上写下这样一个句子:so much love,a little time。林小槿看着那一组句子,在教室里当着那幺多人的面,再一次地泪流满面。安然,我想要狠狠地爱,可是你却没有足够的时间。
  八月,林小槿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那是北京的一所大学。北京,安然还在吗?
  林小槿跟妈妈说想要提前去北京熟悉那边的生活。于是,一个人订7去北京的火车票。经过二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站在了北京车水马龙的街头。偌大个北京城,林小槿不知道何去何从。
  九月,林小槿一个人到学校报到,在宿舍整理行李的时候。同宿舍的女孩坐在床上吃零食,听MP3。她妈妈敲了敲女孩的头说:“你看看这个同学,一个人从那么老远的地方到北京来,你呀,要向人家学习呀!”林小槿笑笑没有出声。
  没有人知道她来北京的初衷,安然回北京后,她一个人去学校央求老师重新更改志愿,又一个人来北京,走了大半个北京的大街小巷,为的全是一个叫安然的北京男孩呀!少女的爱总是那么的固执,固执到世界就只有一个安然。
  只是林小槿始终不知道安然到底在哪里。那个夏天,17岁的林小槿突然长大,不再幻想灰姑娘和王子的爱情,默默穿行在校园,有学长递情书,总是微笑拒绝。就连男生们当面说她是“冰山美人”,她也不做解释。林小槿知道,自己的心曾经融化过,就够了。
  寒假回家,她仍旧会一个人去月亮山。山还是以前的山,石像也还在,只是没有了那个和自己一起看月亮的男孩。过完春节,林小槿又要提前返校,在火车站等车时,妈妈突然赶过来将一封信交给她,然后说:“唉呀,我都差点忘记了,你去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叫安然的男孩子来找过你。”
  林小槿一惊,果真是安然!他在信上说,林小槿,我家里出了点事才提前回北京的,后来我给你打电话,他们说你辞职了,于是我又回来找你,可你却去了北京。现在我要去日本了,我会在日本想你的。
  看完信,林小槿号啕大哭。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全部在眼泪里宣泄,原来不是安然言而无信,而是他们的缘分不够。
  再一年林小槿大学毕业,回到了家乡又做起了导游。她仍旧穿白衣白裙,仍旧会有游客开她的玩笑,仍旧还是如同17岁一样,脸红无助,只是再也没有人帮她解围。时间久了,她也习惯了游客的玩笑,甚至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尴尬。
  尽管如此,林小槿固执的爱情依旧没有变,没有团的时候,她习惯一个人到月亮山上走一走,依然怀念安然和那晚的月亮山。
  那天,林小槿老远就看到石像下站着一个人。远远的,林小植的心莫名地跳得厉害。走近,那个人抬起头看着林小槿,竟然是安然。他微笑着说:“林小槿,这几年我总是在月亮下想起你的脸,所以我又回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