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网友有了一夜情,他却想着她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2月22日 ┊

我跟网友有了一夜情,他却想着她,也许我不得已要离开这个城市,因为北京到处都粘满了关于你的记忆。我奇怪,为什么我用尽全力,却不能忘记他,为什么我伤痕累累,却不想忘记他。

2004年3月21日 寒意 星期日
今天去见了个网友,有了一夜情,其实也不能算是一夜情,毕竟我们认识一个多月了,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一个多月以来,因为她的失恋,我一直安慰她,在这一个多月中,安在我身边来了又走,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事情本来不该发生的,可是我收到了安的信本来以为还很坚强的防线瞬间彻底崩溃。
于是看不下书,花了一个下午写回信,仍然看不下书,于是想散散心,刚好她对我说:我有2张电影票,去看电影吧!我也想见见你了,哥!于是我去了。
电影演的是 指环王,大厅,黑压压的一片。不明白这种幼稚的制作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人,难道电影院就是情侣用来做些动作的地方么?

 

我又想到安,想到我们一起看《大城小事》,想起她当时哭的样子,不是为了电影也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另外一个人。我又受不了,眼睛湿润,我管不了也不想管,这也是电影院黑的好处,我想安是应该不喜欢我的,她连男生写日记都受不了。但我还是告诉她,我写,而且,我看到感人的情节会哭。
可惜这次是《指环王》,所以我连哭的理由都没有了。对,没有了,难道你要我承认理由是因为安?于是呆不下去,很想离开。
哥,我们走吧!我呆不下去了,那去唱卡啦OK吧!
我说:好吧!
我不知道,唱卡啦OK 就是去 KTV,因为我没去过,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去。
因为我还不想堕落,我不会做那么傻的事。
但是我去了,她找的地方,她很熟悉:30块一个小时?老板说: 对!
很贵?不呀,西单还60块呢!我说:我钱不够!第三次想到安,想到那次在西单因为我们都没带够钱她发脾气的样子。
通常我钱总是带不够,不止是和别人约会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出去也经常发生钱没带够的情况,时间和钱这两样东西,我通常经过仔细计算才量力而行,所以我总带着手表而不带钱包。所以任何意外都会导致时间不够或者钱不够的尴尬。前者别人会怪你而不会想太多,如果是后者,可能有人会对你有看法。
我属于很无奈的,因为,我觉得和钱都是我比较缺少的。至少目前是因为我本来就没多少钱,而且总是很忙,所以压力很大。但这不是不进包厢的理由吧?
不过这回我不用理那些了,她要付钱,既然这样我也不用拒绝了,至少20岁了该知道KTV是种什么地方。
服务员一一开走廊的灯,我问:难道你们这里到现在都没客人?一般客人都是晚上才来!你们是下午第一批客人,我领你们到最里面的房间吧!服务员诡谲地笑。
进包厢 ,是16号,我看着16这个数字傻笑。并且第四次想起安,安总说我跟16有缘。我说:我就说嘛!你说什么?珊珊很不解地问,没什么我急忙掩饰。

 

机器调好了。祝你们玩的高兴,有事请叫我!服务员准备关门走,不叫就不用来了! 我突然冒出这句电视里常说的这句话来。坏蛋,你想做什么? 珊轻笑。服务员很暧昧地笑,关门走了。
那电脑是干什么的?这能上网?我傻傻的问。笨蛋, 当然是点歌的!她不是笨蛋,所以她一顿狂摆弄那不是用来上网的电脑,我看着电视屏幕上的菜单,全是陈奕迅的歌。你喜欢陈奕迅吗 她突然问。
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很少听他的歌!突然想起安,几天前的第N次,在时代广场逛的时候商场里放的就是这首歌,安还问我听得出是谁的吗?
你不点几首? 喜欢谁的? 她突然又问。
罗大佑,帮我找《明天会更好》
每次被问到最喜欢的歌的时候,我都说这首,然后,又想到安,在金金的生日PARTY上,我唱的就是这个,安还给我拍照了。安当时唱的什么,忘记了,可我知道她喜欢《 最熟悉的陌生人》。
机器开始响了,我开始很烦,但我努力放松,我告诉自己,这个离学校很远离家很远,离鞍山也很远。于是我彻底地放松了,我开始唱歌,唱我一直唱却始终唱不好的《 明天会更好》。也许明天会唱地更好吧!不知道安会不会喜欢,我又想到安了?突然记起我很少在人前唱歌了,因为安说:王晗你知道吗?我们学音乐搞艺术的人最讨厌3件事,其中一条就是别人在身边唱歌跑调!于是我很少唱了。
但身边的女孩不是安,所以我继续唱,本来跑的调被我思绪一扯跑地更远。我唱歌怎么样? 我得意地问。

 

还不错, 她说:也许是调被我的思绪扯回来了?
唱完了我才看她,KTV灯光很暗,去过的人都知道。而且很吵,我不喜欢这种感觉,闷得象坐了几个小时公交车,或是象喝了快半瓶啤酒,半瓶啤酒对我来说很严重了,1瓶我就可以吐了,安能作证的,我第一次醉酒她在我身边,但我没资格说是因为她醉的。我第八次想到安。
嗯!厉害!不错!她笑,我又转过去看了她一眼,可我没看到她,我只是看到了嘈杂的音箱,昏暗的灯光。我突然又想对安说说话,第九次想到安。
于是我走过去吻她,她没拒绝,但我一点没感觉,很麻木。吻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就是这样吧!当时安说不喜欢接吻,也许潜台词是:不喜欢和我接吻吧!我苦笑,于是紧紧抱了抱她,第十一次想到安 安最喜欢我这样抱她了。
于是, 接吻,爱抚她轻轻呻吟着,身体跟着轻轻动着,去关了灯! 她缓缓地说,于是我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去关灯。其实这种灯光没有比有还好,我还特地调小了电视的亮度,于是屋子很黑。第十二次想到安,在金金的房间那天,她也叫我,先去关了灯,然后我们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让我们的感情升华,因为不是我和安自己的地盘。但在这里我们不用,因为我们付钱了,不是她付钱了。而且不会有人打扰。
然后继续接吻,爱抚,然后脱衣服,脱得有所保留,因为毕竟是KTV而不是钟点房,她比安要微微胖点,胸部比安发育得好,还有算了不提了。

 

她开始呻吟,我懒得用手了,我开始解自己的裤带,接下来是人和动物的另外一部分的交集,她很主动也很放肆,刺激我让我更加疯狂,她咬了我,脖子上很疼。安也咬过我可是是在手臂上,而且不会这么疼。我说:你干什么?她说:你不喜欢呀!
然后继续,可她又咬我还是在脖子上。我真想打她,可这不是我性格,我说:你再这样就别做了,有点变态!她点头。于是继续,她也没再咬我。
结束OVER,里面?外面?我说:里面!她说:天!惨了!我说:怎么了你不告诉我你上个月17来的吗?她说:对,可是我不准,这个月一直没来。我当时又想打她, 我说:你怎么不早说, 现在怎么办?她笑了: 你别不认帐就行了!我脑袋快炸了:你什么意思! 我吼了一声。
她惊讶,想哭。于是我安慰她,我说我不是不想负责,可是这对你太不好了,我违心的说,如果她怀孕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安的经期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我们第一次用套的当天她竟然又来了,不清楚就不清楚,至少比眼前的女孩不规则好,第一次我们很迷糊,我当时考虑到买毓婷,可安说: 没那么倒霉吧! 结果我们就没买。
于是我跟珊说 :我们要不要买毓婷?她惊讶地说: 你怎么知道那东西?我说:我们学校都做过几次宣传了!她说:不用了, 如果真有了,我也不会讹你的。我瞬间感到恶心,安说, 不会那么倒霉吧, 是多么天真,于是我迅速对眼前的女孩开始讨厌,并且计算,这是第十六次想到安。
第十六次想到安的时候,我也开始后悔,我觉得对不起她,我真对不起安。安走的时候对我说:你不可以带女生来金金这里做爱.别的地方,我无所谓。

 

我当时还拍着胸脯说: 怎么会?在哪都不会!当时我确实觉得自己不会,但是现在安,对不起时间也到了,我穿起衣服准备走,她在擦,我说:快点!她一边答应着一边加快速度。
出了包厢就见到了那个诡谲的服务员,我问:洗手间在哪儿?她还是笑并指给我看,我进洗手间, 使劲洗手,好象想要把这一段从今天的记忆洗去,并且自豪的告诉自己,我是忠于安的。可惜做不到。
出洗手间,她显然是等急了。怎么那么久?我上厕所, 这你也要管 ?我不是好声地说,她立刻又委屈的想哭,于是我又温柔的安慰她,并且想煽她。
出门,她非要走到地铁站。平时我也会走,因为省钱且锻炼身体,可我今天只想快点到宿舍。她不肯,于是走。
讲话的时候我总是用肢体语言,一双手挥来挥去。怕她突然过来挽我什么的。累了, 歇歇吧!神经病,自己要走还怕累?正好是个小街心公园。

 

她擦了擦椅子坐下去,坐呀! 我擦了。我说:太凉了!我不坐了,快点走吧!第十八次想到安,我们一起走的时候,她从来不肯停下来坐一坐的。走吧! 坐这儿太冷了! 她总这么说。
你觉得我们俩在一起合适么?她突然问,我惊讶,因为我从没说过要和她在一起,只是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而已。我压根没喜欢过她,也更没违心地说过我喜欢过她,我并不是个不负责人的人,但是确实不可以勉强的。难道让这个女孩跟一个头脑里对她很敌对的人一起?她不会幸福的,至少我们一点都没说过互相喜欢之类的话,我宁愿理解成一夜情。那个我曾经痛恨的名词。
我觉得我搞不清楚你在想什么? 她接着说,我第十九次想到安,并且用安教我的一句话回答她:是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笑。我说,我说真的!该走了,你不说要去你奶奶家吃晚饭吗?我也回宿舍要洗澡。
十字路口我们各自分开,她去她奶奶家, 我要去地铁站。我说: 那再见了!她说: 哦! 拜拜我当时想吻她,因为我想起我和安每次分别都吻一下的,而且眼前的女孩,很可爱很温柔,而且一点错都没有,我不能把自己的罪恶牵扯到她身上。
我终究没做,这是我今天唯一做对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