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知道我有同居史 婚姻危机一触即发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1月10日 ┊

我们的婚姻,就在这样的别扭中开场了。还在蜜月时,苏幕就跟我吵了几次架。起因都是他妈妈指摘我的不是,而苏幕一听到这个就本能地认为我做的不好,尤其是当着他妈的面,更会给我脸子瞧。我真的有点后悔了,难道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真的不该跟前男友的朋友有任何瓜葛啊!

从失恋到失恋
我和苏幕认识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何凡。严格说起来,苏幕还是何凡介绍我认识的,因为他们做过短暂的同事。后来苏幕离开了,却保留了与何凡等旧同事的友谊,时常小聚。
那是一次户外烧烤,苏幕组织的,一共去了十来个人,大多带了家属。我第一次见到苏幕,还有他的女朋友小霖,一个漂亮的女孩,却有几分厉害,而且也不给苏幕留面子。记得她当时嫌苏幕递给她的烤肉不熟,当场就扔在了地上。
苏幕讪讪地拣起来,继续给她烤了一串更熟一点的。当时我就想,这一对八成在一起长不了。
果然,不到半年就听说了苏幕和女友分手的消息。那段时间何凡陪我的时间明显减少,他的理由是苏幕失恋了,经常拉着他们这帮哥们儿喝闷酒。那时我跟何凡已经同居了,并且正在筹划婚礼,虽然很不满意他对我的冷落,但想到苏幕也挺可怜的,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宽松政策,何凡越来越放纵自己。他经常喝得酩酊大醉才回家,一进门倒头大睡似乎回的是旅馆。最要命的是,这时我发现了他的手机里开始有莫名其妙的短信,看内容应该是一些酒吧等娱乐场所的女人发给他的,其中不乏暧昧色彩。对此,他的解释是,那都是酒吧的卖酒女郎,为了销售提成才刻意讨好他。对于这样的解释,我半信半疑,只得要求他尽量少去那种场所。他嘴上答应着,有空还是照去不误。当有一天我在他衬衣上发现口红印记的时候,所有的忍耐到了极限,我爆发了,把他撵出了我们租住的小屋。
不知道何凡被我赶走后是不是去找苏幕诉苦了,反正第二天一早苏幕就打电话给我,先是向我道歉,说这段时间不该总是霸着哥们儿,以至于让何凡冷落了我,接着又说以人格保证何凡没有跟那些酒吧女郎乱搞,至于口红印,是那些卖酒女郎开玩笑蹭上去的。尽管他这样说,我还是无法释怀,想起何凡和那些女人的随意与轻狂,我就更不能与这样的男人结婚了。所以,我很决绝地与何凡断绝了来往。何凡也是个执拗的人,他尝试过两次道歉碰壁之后,也就不再找我。维系了两年的感情,从此灰飞烟灭。

从相知到相悦
苏幕与我的联系却保留了下来,最初,他是作为一个说客的身份出现的。在我和何凡分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在努力做着补救工作。后来就连何凡都放弃了,他还隔三差五地给我打电话。直到我明确地向他表明,我和何凡不可能了,他才沉寂了一段时间。
没过多久,苏幕又出现了。这次他绝口不提何凡的事,只是时不时地要帮我点小忙。比如,我的电脑坏了,他主动拿去修理,家里的水管出问题,他也能亲自修好。我一个人租房,确实有很多事情自己处理不了,渐渐的,我对苏幕形成了一种依赖,有时房间的电表跳闸,我不是通知房东,而是第一个想到了他。而苏幕,不管多远多晚也会跑来,细心地为我处理好一切。
时间久了,我真的有一点恍惚,不知道我们该算一种什么关系。按理说,如果没有何凡,我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或者恋人。可是,因为有了之前的那层关系,我们之间却变得很尴尬。我们都很小心地不去提何凡,但越是这样避讳,越在我们心里存着芥蒂。
终于,苏幕还是向我表白了。我沉默了,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毕竟,何凡虽然跟我分手了,但大家还在同一城市,再说彼此以前都认识,这样的关系难免不让人尴尬。苏幕把我的沉默当成了羞怯,也许还有几分默认的味道,于是他的追求更紧了,逼得我不得不表态:我不想从前的事情成为今后交往的阴影,所以大家做个普通朋友还行,进一步发展就算了。苏幕不肯,他说既然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就无论如何要个结果。他还说他不在乎我和何凡的从前,否则也不会这么主动了。我想想也是,找一个对自己的过去了解并且不介意的人,总比找一个总是猜忌或者不肯谅解自己的人好。
就这样,我答应了与苏幕的交往,并且在有了一定感情后见了彼此的家长。苏幕家是本市的,爸妈都是事业单位的中层干部,家境还算优越。对于我这样没背景没实力的女孩,他家人的态度并不积极,但看在苏幕乐意的份儿上,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从报复到冷落
2006年10月,我和苏幕准备结婚。新房是他爸单位分的福利房,家具电器则由我俩亲自添置。就在我们热火朝天装修新房的时候,何凡出现了。
原来,我和苏幕的事,他也是刚刚知道,而且得知的还是我们即将结婚的消息。大概他认为自己受到了欺骗,气愤之下找上门来。恰好苏幕的妈妈正在帮我们参谋家具的摆放,何凡的到来打乱了所有人的平静。何凡指着我和苏幕的鼻子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苏幕的脸都气白了,要不是顾忌着他妈妈,恐怕当时都能跟何凡打起来。我则赶紧让装修的师傅去叫小区的保安,没等保安过来,何凡已经溜了。
这下捅了马蜂窝,苏幕的妈妈不但知道了何凡和苏幕的关系,还知道了我和何凡曾经同居过。何凡的口不择言让苏幕的妈妈难以接受,本来就对我不甚满意的她拂袖而去。
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只不过因为担心何凡来闹事,我们的婚礼办
得尽量低调,只在小范围内邀请了一些必要的客人。婚礼上苏幕的父母板着脸,其实我心里何尝不委屈?尤其是,苏幕似乎没了以前那种担当,对我也有责备之意。
我们的婚姻,就在这样的别扭中开场了。还在蜜月时,苏幕就跟我吵了几次架。起因都是他妈妈指摘我的不是,而苏幕一听到这个就本能地认为我做的不好,尤其是当着他妈的面,更会给我脸子瞧。我真的有点后悔了,难道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真的不该跟前男友的朋友有任何瓜葛啊!
这种情况在我后来的怀孕期间好转了,婆婆不再对我冷嘲热讽,还出钱雇保姆照顾我的起居,苏幕也不再动不动就跟我生气,他倒是谨记医嘱,让我的心情尽量保持舒畅。怀胎十月,我于今年年初顺利生下一个女儿,没想到,婆婆连病房门都没进,苏幕也只是敷衍地在医院陪了两天床就全权交给月嫂处理。我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生的是个女孩,并不符合他们对我的冀望。

从失望到迷茫
女儿满月后,我就带着她回了娘家。苏幕平时很少打电话,而且也几乎不来娘家看我们。要知道,我们家离石家庄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他是完全可以利用双休日过来的。时间长了,父母也有疑惑,我也不好长住下去,过完清明假期就回来了。
我跟苏幕长谈了一番,我想弄明白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才导致他对我这么冷淡。问了好久,苏幕才说,本来他并不计较我与何凡的从前,确实是想一心一意跟我过日子的。不过婚前何凡那么一闹,让他颜面尽失,尤其是在挑剔的母亲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要知道,他父母本来就不看好我,是他极力争取才点了头。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妈妈更是有事没事就拿出来敲打他几句,以至于他都快形成心理障碍了。我又问,难道你自己的女儿你也不喜欢?他说重男轻女只是老人的思想,他根本没这个意思。只是碍于母亲,不想表现得太过亲密。
天,这是什么理由?!我自己的丈夫竟然因为顾忌母亲的心情而不肯与妻子女儿接近!我的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狠狠心,我说实在不行就离了吧,省得大家都受罪。他倒不同意了,表示以后会尽量去做父母的工作,也答应尽量改正自己的态度。他还说,如果婆媳关系实在不睦,我可以不去或者少去他的父母家。看他这样说,我也就不想再计较什么。
几天后孩子过百天,在苏幕的劝说下我们带着孩子回了婆家。没想到婆婆还是不拿正眼看我,饭后我去厨房洗碗,隐约听到婆婆在说:生个丫头片子离了再找一个之类的话。虽然听不真切,但大概意思是不错的。我的眼泪当时就忍不住了,冲出厨房抱了孩子就走。苏幕赶
紧拉我,看拉不住只得跟我回了家。到家后,苏幕非常生气,说我太小性,不该在婆家赌气等等。我跟他大吵,却换来他的一个耳光和连续多日的冷战。
现在的我真的迷茫,是分是合,何去何从?

后记
应该说,若锦是个有分寸的八零后女孩,不会简单地为了自我就孤注一掷。对家庭,对孩子,她都尽量让自己留有余地。
她的困惑,只在于来自长辈对于婚姻的压力。其实,这压力是可以消解的,她只需睁一眼闭一眼,让丈夫去充当双面胶的角色,悄然弥合旧有的裂痕。
而且,婚姻中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夫妻双方,所谓的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有时,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再糊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