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真爱回国内 她却已在别人怀抱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09月29日 ┊

相识15天,分离三两年,远隔千山万水的爱情在电话两端罗曼蒂克,当睿峰从日本来到宜昌看梦中人时,她身边已经有了别的男孩,爱梦破碎一瞬间,他是失望是怨恨还是祝福?

那天的晚风很温暖,睿峰就站在报社门口的路灯下。他的样子很出众,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魁梧,一件黑色风衣让他显得有些酷,看起来很阳刚。实际上他非常客气谦和,文质彬彬,谈吐优雅,这种柔和的气质跟他的外形反差很大。

这个刚从日本来宜昌的大男孩,第二天早上便要离开,所以他一直等到晚上还是坚持要把藏在心里的这段感情讲出来。告诉那个叫静文的宜昌女孩,他爱过梦过,他来过祝福过……

这个有些腼腆的男孩,羞于表达这份感情,他说好像不懂得什么是爱,还没有体验过爱的滋味。这些颇显幼稚的话,更让人觉得他是个真正不懂事的孩子,而不是一个看起来铁骨铮铮的男人。

那让人难忘的15天,宜昌女孩静悄悄闯入我的世界

我是西安人,家里的独子,父母对我很好也很严格,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高中未毕业时,父母让我参军入伍,在部队两年多少有些改变,但内向的性格还是如此。因为我的长相还算好,内向的性格常常被认为是清高和耍酷,实际上是我真的不善于说话。

记得认识静文是在2006年3月,那时我刚退伍几个月,和另外两个战友邀约一起去江西旅游。当时我们都只顾玩乐,大手大脚的花钱,都以为自己的钱花完了对方还有,可后来我们身无分文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没有钱了,我们三个人一共还剩五元钱,都不够吃一顿饭。所以大家决定去找份工作,本来可以喊家人邮钱来,都觉得不好意思。

我们三人一起去一家宾馆应聘服务生,结果只有我一个人被留下。他们两个由家人寄钱后,离开南昌。我从小到大没有工作过,开始两天我无法适应,幸运的是当过兵,所以站姿比较标准,加上形象还行,没几天就很受领导喜欢,但我还是不爱跟他们说话。休息时,一些女同事比较喜欢跟我聊天,我又觉得没什么共同话题。但有个女孩不一样,她就是静文。虽然她长得并不出众,但快乐单纯,好像很懂我,说的话我都很爱听,偶尔说点笑话,惹得我很开心。别的女孩一下班就四处疯,而她总是安安静静地回宿舍,我对她印象很好。

在那家宾馆只工作了半个月,挣够回程的路费就走了,回西安时,静文在车站送我,以一个普通朋友的身份。回家后,父母已在帮我办理出国手续,我也忙忙碌碌,但偶尔还是会给静文打电话。本以为我不会再想起这个女孩,实际上她却已经悄悄走进了我的世界。在后来的几年里,我一直在思念她。

在日本的三年里,越洋电话和书信见证我们虚幻的爱

2007年3月,我去日本留学,开始新的生活。初去日本,一切都很不习惯,身边没有朋友,除了学习,也没有别的事情干,日子过得很寂寞。经过半年的适应期,我渐渐熟悉和适应了那里的生活,感觉比开始轻松多了。闲暇之余,我开始跟国内的朋友们联系。而我打出去的第一个电话就是静文的号码,她接到电话非常吃惊。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几次,不知是一种什么力量让我大胆说出一句话:我们可以交往吗?做我的女朋友吧。她感动地说,其实她一直都在等这句话,这样的回答让我有些心跳的感觉。

此后,我们有过一段最密切的交往。她每个星期给我写一封信,那时她已回宜昌,告诉我她的生活,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每次收到她的信,我都很开心,很感动。这样的交往坚持近一年时间。我给她回信很少,大概只有两三封,会常常给她打电话。一年后,我的生活变得忙碌起来,学习任务增加,还找了份工作,朋友多了,生活圈子也大了,时间越来越紧,和她的联系少了,而她的信件越来越少。

每次打电话给她,她都会问我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问题我一下无法决定也无法回答。在日本的生活已经习惯,也很喜欢那个地方,所以有可能会留在日本工作,她问我的次数多了,我也很着急,后来我这样告诉她:学业未完成之前,我没办法给她保证,如果她碰上合适的男孩,就跟别人交往吧,我会祝福她,如果没有遇到,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去找她。

虽然跟静文只有15天的交往,但在日本的三年里,她是唯一占据我内心的女孩。电话和信件虚幻的交往维持了我三年的感情,三年的思念。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就会想想这个遥远的女孩,回忆她的样子,想想我们见面的场景。想起她对我说过的那些甜蜜的话,心里暖意融融。

满怀期待来宜昌,她已不是我记忆中的纯情女孩

半个月前,因家里有事,我请假回来,跟家人短暂相聚后,我便立即赶到宜昌。我告诉静文要来看她,电话里,她显得很高兴。一路上,我想象着静文的样子和见面的场景。事实上,见面时显得很平淡,甚至有点陌生。我想过见面可能会拥抱一下,但我表达感情很含蓄,也很害羞。

她现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性格如以前那样快乐,只是我有微妙地感觉到她变了,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单纯。这种感觉来的很无端,在后来两天交往中证实了我的感觉是对的。她在跟我聊天时,反复提到一个男孩,说他很幽默风趣,是她最好的朋友,想让我们一起聚聚。她说这些话时,我并没有多想。

她真的带那个男孩来跟我们一起吃饭,我宜昌的几个战友也来参加聚会,席间,大家喝酒聊天,很是愉快。我看得出,静文对那个男孩特别关照,很亲密的样子。我心里突然觉得难受,但我没有说什么,怕自己说话贸然,伤了静文。饭后我们一起去KTV唱歌,他们只进去一下就走了,等我出去时,看到他们在走廊上拉拉扯扯,我很想拉住那个男孩。静文看见我时,很尴尬的样子,她让我先回包房,她送那个男孩回家就来。我心里很不痛快,但还是一个人回房间了。一直等到半夜,静文还是没有来,我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她说马上,可后来无论怎么打电话她都不接。我以为她出了事,给她家里打电话,她也没有回。凌晨三点,我和战友一起找到她在学校的住处,仍然没有人。电话一个一个地打,她都不接。那种感受谁能体会?

直到第二天下午五点,她才出现,在旅馆见到我时,首先就是告诉我晚上她住在小姨家,还问我相信吗?我觉得这样的问话完全没有意义,本来还想跟她好好说说话,此时连这个念头都突然没有,好像在一瞬间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了。其实我们也许本来还是陌生的,仅仅凭那半个月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

爱情只宜远观,还不懂恋爱的我只剩下祝福

我是一个从来没有恋爱过的人,不知道什么是爱,也没有体验过爱的滋味。跟静文这段感情让我感受过牵挂和思念,也体验过失落和痛苦。这就是爱情吗?也许最多只能算虚幻的爱情吧。

来到宜昌,爱的幻影虽已破灭,我也算完成了一个心愿,不必再为这段情惆怅,不必再为这个女孩牵肠挂肚。不久我还要踏上去日本留学的路,完成我的学业。如果那个男孩是静文真心喜欢的人,她能找到幸福的归宿,我只剩下真心的祝福!希望她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