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了爱情,我给初恋写了十八年的情书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5月12日 ┊

超越了爱情,我给初恋写了十八年的情书,也许,这个结局并不完美,也许,我和伟廷今生再不会相见,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爱情,我们会永远像现在这样关心着彼此、祝福着彼此,永远。

18年前,他以我的“笔友”的身份闯进了我的生活,从那以后,我们相爱了。他曾经给了我最美好的时光,也曾经向我承诺无论怎样都会回到我的身边,可是,当他踏上回老家的列车后,从此便杳无音信。

18年来,我给他写了无数封信,我由开始的期盼到渐渐地绝望,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对我,更不清楚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这样一去不回。带着这样的疑问和心结,18年后,我鼓起勇气坐上了开往他老家的列车,不为别的,只为寻找一份答案,一份我们共同经历过的爱的答案……

他说无论父母的态度如何,他都会回来找我

1995年,我在一个烹饪学校学厨师,那时,都流行交“笔友”,就是在报纸和杂志上看到对方的通信地址,然后以书信的方式交朋友。伟廷(化名)就是我当时的一个笔友。

伟廷是个很腼腆的男生,看他的信就知道,我们大多聊的都是工作和学习上的事,偶尔提到跟感情有关的话题,伟廷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虽然给我的感觉他对我有那种意思,但却从未得到他的正面回答。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那一年的夏天,我们约好了在一个广场上见面。因为紧张,我比约好的时间早到了很多,但没想到,伟廷却比我到的还早。伟廷的个子高高的,身体很壮,可能因为常年在部队的关系,皮肤被晒得黑黑的,虽然他并不是浓眉大眼的帅哥,但他给我的印象是个纯爷们儿。那一天,我们聊到很晚,我们就像是久未见面的恋人一样,有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情。最后,广场上没剩下几个人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之后,我们也见过几次面,但大部分的时间还是以书信往来。那一年的下半年我毕业了,但这并没有切断我们的联系,我毫不犹豫地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他,我想,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联系到对方了。

可以说,伟廷的信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收到他的信,我这一整天都会心情舒畅,偶尔时间久一点没收到他的来信,我的心就会七上八下的,无数种猜测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盘旋。那个时候,我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伟廷,我想,伟廷的感觉也和我一样吧!

紧接着,那一年的年底,伟廷转业了,转业后要回河南老家。当他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鼓起勇气挽留了他,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面对我的大胆表白,伟廷对我说:“你放心,这次回家,我就把我们的事跟父母说,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回来找你。”那时,我就隐隐地感觉到我们的感情可能会受到他父母的阻碍,但既然伟廷说他会回来,我就选择相信他。

就这样,伟廷走了,带着我的牵挂走了,留给我的,却是无限的希望和无止境的等待。

18年后,带着种种疑问的我坐上了开往他家乡的火车

伟廷走后,我继续给他写信,写我的工作,写我的生活,写我对他的思念。然而,这些信仿佛石沉大海了一样,我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起初,我告诉自己,一定是他要回沈阳了,所以才不给我回信的;后来,我又告诉自己,一定是他父母不同意我们来往,把我写给他的信都藏起来了,他没收到才不给我回;再后来,我安慰自己,他一定是在和父母抗争,为我们的爱争取,所以他没有时间给我回;再再后来……我找各种理由告诉自己他不回信的原因,这一找,就是18年。

与此同时,来自我父母的压力也让我备受煎熬,他们给我介绍男朋友,催促我结婚,我由一开始的抗争,最后到不得不被动地接受,于是,就在伟廷走的第三年,我结婚了。接下来的10多年里,我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现在的老公是我的第二任丈夫,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平淡,虽然没有孩子,但我们对彼此都很好。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伟廷也一定结婚了,也一定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希望他过得幸福,过得快乐。只是,伟廷当年的一走了之,这么多年的杳无音信始终是我心里的一个结,我想把这个结解开,我更想知道为什么他一走就没了消息,于是,我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在2013年的2月中旬,我踏上了去河南的火车,我要去找伟廷,我要和他当面把这一切都说开。

自从坐上了这列火车,我的泪水就不自觉地往下流,我们当初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这么多年我盼着他回信的心情一时间全部涌了出来,我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做得对不对,但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我如果不去找他,我这辈子都不会甘心的。

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又坐了一段时间的汽车,我终于到了伟廷的家乡,那个看起来朴素又美丽的乡村。按照我写信的地址,我找到了伟廷的家,门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让我停止了脚步,我上去问:“这是伟廷的家吗?”老妇的反应让我有些吃惊,她说:“你是沈阳来的吧?”我说:“对!”她又说:“你是静香吧?”我惊讶的同时频频点头,她接着说:“我是伟廷的妈妈,伟廷刚走,你先进屋,我给他打电话。”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进了屋,等待着多年来伟廷欠我的一个答案。

再次相见,我们为这份美好的初恋画上了句号

十几分钟的等待对我来说度日如年,当满脸沧桑,鬓角已经斑白的伟廷站在我面前的那一瞬,我完全愣住了,我的脑袋中一片空白,岁月的洗礼让当初那个壮如牛的小伙子已经有些弯腰了,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轮廓,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脸庞。

我们礼貌性地握了一下手,正当我想把我的手抽回的时候,他却死死地抓着不放,然后,他当着他父母和叔叔们的面,失声痛哭。他这么一哭,我也激动得哭了起来,那一幕,至今想起,仍觉得酸酸涩涩的。

接下来,他们家人热情地招待了我,我和他们家人简单地吃了饭之后,便起身要回宾馆。伟廷主动提出要送我回宾馆,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肩并肩地走着,就像当初一样。临进宾馆,在过马路的时候,伟廷差点被迎面过来的车刮碰到,这时,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把伟廷拽了回来,我的举动把他吓了一跳。随后,我问伟廷:“如果是我遇到危险,你会这样救我吗?”伟廷什么也没说,只是猛猛地点了一下头。

那一夜,伟廷没有走,我们一起在宾馆待了一夜,不过,我们只是坐在床上聊天,聊这么多年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家庭。

事实正如我所料,伟廷的父母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而他又是个极孝顺的儿子,没办法,他只能听父母的安排,与现在的妻子结婚生子。我问他:“18年来,我一直在给你写信,你收到了吗?”他说:“我收到了,每一封我都收到了,但是,我不敢给你回信,因为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我怕我会不顾一切地去找你。”话说到这里,伟廷哭了,我更是哭得稀里哗啦的,好像把这么多年的委屈和埋怨都倾泻而出。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身回沈阳了,当开往沈阳的火车缓缓启动的时候,我对着伟廷微笑着摆摆手,那一刻,我的心终于踏实了,这份单纯而美好的初恋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也许,这个结局并不完美,也许,我和伟廷今生再不会相见,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爱情,我们会永远像现在这样关心着彼此、祝福着彼此,永远。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