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跟女领导的那点事<一>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0月03日 ┊

从大悲禅院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他们决定今晚不回市区了,在八角山的半山腰有一家旅馆,他们住了进去,在旅馆大厅小北东张西望很不好意思小声的对着服务台漂亮的女服务员说:“有套子吗?”

陌小北生活在南方江浙地区的乌龙镇,那里风光秀美、亭台楼榭,家门口有一座小桥叫伯虎桥,据说当年唐伯虎和秋香在桥上打情骂俏,亲亲喔喔。

小镇宁静优雅,不时的会有一艘小舟在中间穿过,清晨那袅袅炊烟,随着卖货郎的叫卖声升向天空,荷花含苞待放,异常清新淡雅,徐徐暖风,吹在人们的脸上会感到一阵舒爽。

伯虎桥下有个桥洞,那里也成为情侣们约会的的好去处,下边经常会出现一些像气球一样的东西,孩子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河里洗一洗就拿出来吹,引起大人们一片追打。

陌小北从小就生活在这样一个风情的小镇,父亲陌老五是个按摩师足疗师,是镇上有头有脸人物家中的经常客。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分配来的年轻漂亮女老师给他们上了一堂“我的理想”一课,让他们谈一谈自己的理想。

有的孩子说要想当科学家,有的孩子说要当医生,当问到小北的时候,他突然拿出一个避孕套,大声说:“我想去生产气球!”

顿时引起一片哄笑,还未结婚的女老师顿时脸红了下来,跑出教室。

为此校长让他在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小时,那时候的小北始终闹不明白“制造气球难道有错吗?”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个女老师,高高挑挑的很漂亮,穿了一件连衣裙。

小北就一直跟着人家,趁女老师不注意,掀起裙子,爬到人家底下看,一言不发的紧紧盯着老师的底裤,被女老师发现后,他就一边跑一边喊:“白裤衩!白裤衩!”。

连续来了两三位女老师,小北也就整天“黑裤衩!红裤衩!粉裤衩!”的满天叫唤。可以说他们班级中一直没有女老师,跟他的裤衩宣言也不无关系,直到十一岁那年,来了一位健壮的男老师,狠狠的把他揍了一顿才结束这种局面。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没想到父亲也劈头盖脸的把他骂了一顿,并告诉他,放完学好好跟他学习按摩足疗,上不好学也去给人家按摩去。

小北心想其实按摩也是个好活,记得有一次他随父亲给一个有钱的女人按摩,女人穿着一个超短裙,甚是风情万种。

父亲乐呵呵的为这女人效劳,捏捏腿,捏捏背,女人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没想到父亲也眯上双眼,面露微笑,甚至哼起了歌曲,很享受的样子。

当父亲脱去女人的上衣,用手抚摸在她洁白的皮肤之上时,已经十二岁小北身体有了反应,父亲仍然很享受的抚摸着,没有看到儿子的变化。

倒是那个女人看到了,呵呵的笑了起来,并说:“这孩子,以后也是个情种!”

小北当然也不会明白“情种”是嘛意思,他只明白其实当按摩师挺好的,可以抚摸漂亮姐姐,所以他立志想当一个按摩师!

十三岁这年,小北上了初一,有一天父亲陌老五突然接到老师电话,让他把小北领回家吧。

原来小北看到前座一个女生穿着超短裙,一上午他都在咽着唾沫,中午休息的时候,他来到那女生旁边,用手摸了摸女生的大腿,女生一声尖叫,跑了出去,并告诉了老师。

老师告诉他你这是耍流氓。

小北流着鼻涕傻傻的说:“我看她挺累的,想给她按摩按摩,摸摸更健康”

老师听到这句话几乎当场晕倒,随后小北被告知他被开除了。

陌老五把小北绑在家里院子里的小树上,拿鞭子狠狠的抽了他一顿,腿上还被打出一个伤口,至今还留着伤疤!

父亲还说:“就你这样的货色,早晚会毁在女人手上,没啥出息!”

而这一次开除,让小北两年后才继续上学,比其他孩子整整晚了两年。

陌老五信奉佛教,他把一尊观音菩萨相挂在客厅上,一天三拜,祈求菩萨保佑儿子小北能改过自新,能够有个好前程。

同时他来到理发铺,给小北剃了个光头,并且买了一身和尚的衣服,让小北整天穿着,小镇顿时漫天风雨,都知道小北在学校耍流氓被开除了,也给他取了个外号“流氓和尚”.

还别说,在菩萨保佑下,小北自从那之后老实了好多,一心用在学习上,虽然有时候也会心猿意马,但一想到腿上的伤口就是一身冷汗。他想自己一定要考个好大学,要出人头地,给父亲看看。

虽着年龄的增长,小北渐渐明白了男女之事,也明白了按摩师还是一个别人看不起的职业。在菩萨保佑下,高三那年考上了北方第二大城市滨海市的滨海大学,他立志要好好闯荡闯荡,或成为企业家,或者成为一个高官。

9月大学开学了,小北也背着一大包裹,剃个光头,穿着一身和尚衣服来到滨海市。

这座繁华的都市给小北带来了新鲜的感觉,霓虹灯下,高楼林立,站在十字路口的街头,小北分不清了东南西北,一个时尚女郎从自己身边走过,留下淡淡的清新,远处一家半岛咖啡,以及麦当劳、肯德基的店铺,告诉小北他已经离开小镇,来到繁华大都市。

来到学校的那一刻,立马引起了众多人的围观。

“这哪来的和尚?”

“这人真有意思!”

甚至有几个家伙走到一小北身边,摸了摸他的光头,然后说:“是真家伙”。

小北齐刷刷的汗往下流,心想:“靠,他大爷的都把我当和尚了。”

他用笨拙的带有南方口味的普通话说了句:“同学们,我不是和尚”

立马引起了一群人的哄笑,一个穿着黑 丝 袜,染着黄头发的女孩大声说:“你不是和尚,你是和尚的儿子!”

又是一阵哄笑。

小北恨不得走上前去,给他们一个连环腿,但想了想还是忍了忍。

报完到后,他在一个茂密小树林的草丛坐了下来,校园很美,来来往往时尚的男孩女孩在校园中走过,有的手牵手,有的说说笑笑,亲密而又甜蜜。

夜晚来临,到处亮起了五光十色的灯光,马路上不断传来歌声、汽笛声,他静静的躺在草丛上,回味故乡的一切。

那蜿蜒的小溪,那秀美的伯虎桥,以及那个诱人的桥洞,还有那美丽的乌龙镇小姑娘。

不远处一对情侣在小声的说着话,随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小北侧脸望去,原来那边正在上演一出活色天香的大剧。

他心想:“大爷的,大学生就是开放,也不看看老子我还在旁边!”

不多会有个男生走到他面前说:“哥们,你屁股长在这了,我等你一小时了还不走,听也听够了,看也看够了,要不到我宿舍坐坐,我先借你屁股下边这块宝地用用。”

小北脑袋一转明白了,这地方不是他一个单身男生来的地方,这里是大学男女生情爱的最佳场所,就好比老家伯虎桥的桥洞。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看见刚才向他借地方的男生走了过来, “新生吧!我也算新生,但我是被留级继续读大一的新生!”

他叫沈大可,他成为小北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秃头,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穿着一身和尚服,成了大学第一年全学校的特色,自此他又有了一个外号叫“斯文和尚”。

李茉然是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来到滨海大学教书,今年仅仅26岁,美丽的她可以说是很有知识和素养,也是学校好多男老师追逐的对象。

她也是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到这所大学当辅导员,一身清新的学生气息其实还没有完全退掉,在这里和这些学生在一起自己很快乐,很享受。 她也开始注意起小北,感觉这孩子还真特别。

没想到在班级选举班长的时候,竟然小北的呼声最高,其实小北明白那一声高过一声的“选斯文和尚”,带有很多戏谑的口味。也就是这个带有戏谑性的选举,让小北如愿以偿当上班长,李茉然也很吃惊,对他说:“你就好好干吧,别让我失望哦!”

随后色迷迷的对李茉然说:“你放心,老师,我一定好好干!”

系里要搞个活动,需要到外边商家拉个赞助,李茉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小北,一听到这么个活,他立马头大起来,商家们都明白,在学校里拉个赞助基本没用,学生们该去哪买东西还是去哪,没用!

同学刘一航说:“小北,你嘛也不需要做,就拿那个破碗当金箔,到一个商店就来一句阿弥陀佛,保证你完成任务!”

那是干啥!那不就是施舍了吗?

小北恶狠狠的看着刘一航生气的说。

大可倒是给他出了个注意,小北听到后说:“好吧,那就去试试吧!”

第二天他来到一家叫“憧琪哇哇”内衣店,经理是一位高挑的靓丽少妇,穿着一件紧身的小旗袍,*外露,走起路来,屁股左右摇摆。

这家店可真好,女主人就像这店的名字:充气娃娃

小北进入店中,各式各样的内衣让人眼花缭乱,红的、黑的、紫的,倒勾的,最厉害的就是只有一块小布的。

女经理抽着烟走过来。

“和尚,想过过眼瘾”

小北鞠了一躬然后说:“夫人您误会了,我是来拉赞助的!”

“我们不需要宣传,走开,走开!”

小北无奈的走出“充气娃娃”。

傍晚大可就出现在了“充气娃娃”,在店里跟女经理聊的不易热乎,不时传来女经理“呵呵”妖媚的笑声。大可提议一起出去喝一杯,女经理用手往上扶了扶奶 子,清了清嗓子,咳嗽两声说:“那不太好吧!”

“那有什么不太好的!走,我请客!”

他们去了“黑八”酒吧,里边“噼里啪啦,洞洞嘎嘎”的音响声让人沉迷。能想象得到很多人正在摇头晃脑,烂醉如泥,左拥右抱,一群疯癫的人。小北在门口静静等候。

就在这时两个保安走了过来。

“看,和尚还想偷腥,哈哈!”

“现在的和尚哪有几个真和尚”

然后要撵小北走。

十月的夜已经有点凉了,一件“袈裟”已经抵不住寒冷,小北冻得发颤,该死的沈大可还不出来!

大约十一点多中,大可和女经理相互搀着出来了,满身的酒气,他们直奔万丽酒店。

趴在门外,小北能听到女经理颤抖的声音,可想而知他们在激情,,也许此刻女经理正在抓栏杆、撕床单。

“大爷的,愿说大可愿意帮我,他可是收获不小啊!”小北心想。

随着女经理一声尖叫,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小北闯了进去,女经理又是一声尖叫用床单裹住了身体。

“你怎么来这里,出去”

“我想跟你谈谈赞助的事就跟到这里,听到你的叫声,以为您遇到坏人了,夫人,您没事吧!”

“混蛋,出去,一个枕头砸了过来!”

“那你得给我签一下合同再走啊!”

小北把合同和笔拿了过去,女经理一脸慌张的神色拿过笔,看也没看就签了。

小北对着大可嘿嘿一笑,然后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啪的一下将门关上了。

这天李茉然突然打电话找到小北,让他到她办公室去。

来到办公室,看见李茉然正在批改一批作业,其他老师都不在,她穿着一身职业装和一件小短裙,身材苗条纤细,很是诱人,小北不由自主的看了看。

心想:“我要是有一

个这样的女朋友多好啊”

小北一直认为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何以掌控自己的人生!

看到李茉然苗条的身材,对她产生了很大的好感。

看见小北来到办公室,李茉然放下手中的笔。

“坐吧,小北同学,我想和你谈一谈!”她一本正经的说。

“谈吧,老师您有什么事就说吧!”

“最近学校里对你穿着问题反应很大,你还是个班长,能不能换一身装扮!”

“呃,是这个问题啊,这是我父亲要求的,其实我自己早就想脱下了!”

“那就好,要不要老师给你买几件衣服?”

“老师您上班这么辛苦,为我们操碎了心,这点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嗯,小北是个好学生,既然这样,明天我希望看到一个阳光灿烂的你!”李茉然很是优雅的说。

小北心想:“难道是想告诉我外表阳光灿烂,内心肮脏黑暗,谁管她怎么想”

“老师您放心,我绝对会让您看到一个阳光灿烂的我”

“那就好,回去吧,明天见!”

听说要走,小北有点不舍,一边走,一边往李茉然大腿上看了看。李茉然咳嗽了两声,小北才急忙关上门出去了。

沈大可陪着小北买了几件衣服,穿上后还真是精神抖擞,虽然头发还没长出来,但帅气立马体现,班级同学发现他变化了服装,都在猜测,小北是不是恋爱了。

既然当班长,跟辅导员处好关系是很重要的,毕业的时候如果有好单位到学校来招聘,辅导员也会推荐自己喜欢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