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跟女领导的那点事<二>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0月04日 ┊

为了能有好的推荐,小北决定要和李茉然处好关系。

大二下学期的春天,外面一片大好春光,春意盎然,学校里一对对的小情侣也都在小树林里秘密约会,不免让小北内心也产生骚动,但他一想到大腿上的伤疤,就产生一身冷汗。

李茉然突然通知他,她的一个朋友给了她几十张滨海市植物园的门票,周六班级同学可以集体去踏春,小北接到通知后,通过班级QQ群发布了这个消息,班级同学听说要去踏春,集体在群里面狂欢。

李茉然穿了一身运动装,带了一个遮阳帽,眼睛上跨着一副墨镜,很显青春气息。

小北来到她身边说:“老师,您今天好漂亮!”

“呵呵,小北真会说话!”

他们来到植物园一块阴凉的地方,大家把各自带来的食品拿了出来,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突然看到前方有卖冰激凌的,虽然还没有到夏日,但一般女生在冬天也会吃冰激凌。

想到这小北跑到店铺前买了一草莓夹心冰冰爽,送到了李茉然面前。

“老师,您吃冰激凌!”

“呵呵,谢谢小北,我不吃,你吃吧!”

听到李茉然不吃,小北顿感失望,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李茉然看到这里说:“呵,我们大班长还生气了,好,我吃,我吃”

说完接过了冰激凌,小北也“嘿嘿”的笑了一声。

也就在李茉然吃完冰激凌,起身去丢掉冰激凌的包装盒的时候,一不小心,扭了脚,当时就红肿了。

小北心想这件事间接原因可以说是因为自己,所以他此时当仁不让,也不在乎别的同学说啥,背起李茉然就往医院跑,当李茉然两个奶 子贴到小北背上时,小北立马感受到一阵酥软,心想:“靠,奶奶的,好大!”

到医院上完药后,他搀扶着李茉然回学校,还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近过李茉然,小北立马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难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香!小北不禁抽搐了一下鼻子,想好好闻闻老师身上这味道。

李茉然当然不知道小北在干啥,就说:“怎么了,感冒了?”

“没啥,没啥,就是闻到一股闷骚味!”

李茉然立马脸红了下来,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小北。

小北装作没事一般继续搀扶着她往宿舍走。

李茉然住的是学校老师单身宿舍,到了宿舍后,小北就回去了。

来到学校食堂,小北吃了一大碗饭,顿时感觉肚子圆滚滚的。

小北躺在宿舍床上开始细细品味老师那一身的清香,是那么的迷人,

他决定到李茉然那看看去,也不知道她吃饭了没有,脚好没好。

去的路上小北顺便去了趟华润万家超市买了点红花油,准备送给李茉然。

敲了敲门,李茉然打开了门,她穿了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虽然大了些,但曲线依然优美,胸部隆起,两个凸起的小点若隐若现,一股清新的沐浴露味道散发在整个房间,小北不敢直看她的身体,只能用余光满足一下好奇。

看见小北,李茉然说:“进来吧,小北,有什么事吗?

“哦,我就是顺便过来看看你好了吗?从李茉然能走路的姿势看,显然还没有好。

“谢谢你能来看我,进来坐吧!”

说着小北走进房间,然后把红花油交给了李茉然。

“老师,我自小学过足疗按摩,要不我替你按摩按摩,会好一些!”

“真的吗?让你给我按摩,多不好啊!”同时脸有点微红。

“没事的,自家手艺,自家人嘛!”

“呵呵,那好吧,就麻烦你了!”

说着就让李茉然坐在一张躺椅上,刚坐下,小北就抓住她的左脚,然后搓揉起来。突然看到李茉然紧张了一下,脸也红了。

小北说:“弄疼你了?”

“不疼,你继续吧!”

也就在这瞬间小北看到了李茉然两腿之间,好像没穿内 裤,他来的时候李茉然应该是刚刚洗完澡,自己在家所以没穿内 裤,没想到小北会来。

小北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弟弟就像小时候那次一样,立马挺了起来,直挺挺的对着前方。

那是一片诱人的一抹黑,茂密的森林下是那让无数男人向往的水帘洞,处子的之身的那儿就是不一样,粉红鲜嫩的让人感到这是这是时间上最美的*。

李茉然很享受的闭上了双眼,小北故意抬高了她的腿,几乎可以一览无余,闻着李茉然身上的清香,小北真的着迷了。

李茉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她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红着脸对小北说:“我感觉好多了,不早了,你快回宿舍吧!”

小北心里跟明镜一般,当然知道怎么回事,放下李茉然的脚,然后说:“老师,那我就回去了,您好好休息,过几日我再来给你按摩!”

“嗯,好的,谢谢你,改天再见!”

走出李茉然宿舍,小北激情难却,闻了闻自己的手指,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美女就是美女啊!

明月当空,徐徐的和风吹过,小北感觉凉爽很多,长舒了一口气,一阵舒爽传在脑际。

也就通过这次的踏春游玩,小北和李茉然的关系也进了一步,什么事请李茉然也都比较照顾小北。

这期间小北和李茉然单独见面的机会很少,有时候也是匆匆而过,小北此时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感觉应该和李茉然处好关系,以后好能给自己推荐个好工作。毕竟对他来说自己社会阅历太少,还读不懂老师的内心世界,总感觉老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在李茉然面前也一直在装文雅,装斯文,装纯。

但小北也莫名的期待能够和李茉然单独重逢,哪怕是一小会的时间,这种感觉是很朦胧的,甚至是少瞬即逝的。

这期间,上课的时候,小北喜欢盯着李茉然看,当四目相对时,老师很块就收回了她的目光,他还在设法寻找可能的目光碰撞,结果是徒劳的。

五一长假的一天,整个滨海市一片繁华,滨江道,以及众多旅游景点,特别是海滨外滩聚集了休闲的人群,地铁贯穿整个城市,彰显着这座城市的时尚现代,闲来无事,小北拨通了李茉然的电话。

“老师您还好吧!”

“是小北啊,怎么了?”

“五一假期怎么安排的呀”

“没什么安排,就是想休息休息,想呼吸呼吸自然的空气”

“那我们去爬山吗”

“现在几点”

“上午8点30分”

“我还没刷牙洗脸哦”

“没关系,我等你,老师”

“那你在金阜桥等我吧”

金阜桥是学校外边的一个地方,那儿是滨海市的金融中心,好多外资银行、证券公司都设在那里,可谓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是都市白领聚集的地方。

“好的,待会见”说完李茉然挂掉了电话。

小北换了套休闲装,穿上运动些,宿舍里没人,大家都回家或去约会了,今天去的那个山不是什么旅游的点,平时人比较少,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农村小山,离学校不是太远,主要看看远景,山很高,很多同学去过了,都不愿意去了,爬山很累,很何况那里进去容易迷路。

去的路上小北买了吃的零食和水,买了个台布,方便中途休息。

因为提了东西,开始上车的时候人很多,比较拥挤,但过了几站,人明显少多了,大家都往市中心去了,去那个方向的人比较少,很多都是在城里务工的农民,五一假期回乡下的,所以去那里遇到熟人的概率很小,这也是老师同意去的原因吧,小北心理分析。

到了站,等了大概20分钟,李茉然也到了,她说:“就你一个人?”

“是呀,其他同学都回去了,有的约会去了!”

“我还以为有好多人的呢,那容易迷路,我们还是不去了吧!”

没关系的,我的记性很好,不容易迷路的“

“那好吧,出发”

我们一起又上了车,走了大概30多分钟,然后下车,步行,一边走一边说着,大概都是同学的事情,偶尔聊聊别的,就这样走了半个小时,他们开始爬山,进山大概半个小时后,看到李茉然好象有点累了,小北就问老师是不是累了,她说昨天没睡好,做了噩梦,说她晚上走在路上遇到坏人,要抢她的手袋,还有坏人想非礼,然后就醒了。

小北说:“老师也怕坏人啊!”老师说“老师又不是神仙,当然怕了,现在我们在山里好象看不到人啊,我有点怕了,如果有坏人就糟糕了”。

“没关系,我可以保护老师!”

老师笑着说好,有你我就放心了,这句话说的小北心理暖意洋洋。

小北建议原地休息会,李茉然却说再往里面走走吧,前面有过比较开阔的地方,还可以眺望远方,在树木环绕中,大部分人找不到的,

从李茉然的叙说中,小北猜到老师先前来过,而且对周围的环境比较熟悉,于是他们继续前进。

就这样又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老师说的开阔地。

李茉然显然是累了,香 汗 淋 漓,散发出的强烈体香味,让小北感到很是舒爽,他机灵的从包里拿纸,准备擦石头,想让她坐下。

然后小北把准备好的台布铺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李茉然看到这说:“你还有准备的啊,这孩子真体贴!”

小北心想,还说我是孩子,其实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

铺好后,李茉然坐了下来,小北自己则坐在她对面的石头上,李茉然今天穿的是连衣裙,带碎花的那种,很柔的布料,坐下后,老师脱下鞋,揉了揉脚。

小北看到她脚红了,就说:“老师我给揉揉吧!”

“不用了,有味的!”

“没事的,愿意为美女老师效劳,就当学生孝敬您吧”

一句话说的李茉然乐了起来。

“呵呵,我又不是老太太,没必要这样!”

“那也没关系,就当我练练手”

李茉然不再说话,于是小北走了过去,座到了她身边,给她揉揉脚,按按穴位。

“确实还有味,是靴子的皮革味夹杂汗味淡淡的香味!”

开始李茉然好象有点害羞和怕痒,渐渐的她放松好多,闭上了双目,在三面树木环绕下,阳光也射不进来。

风吹过来,李茉然身上淡淡的清香让小北很陶醉。

这时李茉然说了一句话:“老师的脚有汗味吗”

“没有,老师的脚是香的!”

“脚都是臭的,哪有香的呢!”

“呃,在小北心目中,老师的脚就是香的”

李茉然接着说“小北对老师真好”

“对老师好是应该的,老师传授知识给我们,我们给老师健康和快乐是应该的”

小北自己都纳闷自己的最啥时候变得如此文雅香甜了。

“老师现在感觉很舒服哦!”

小北心想,你舒服,我可是手都酸了!

“你什么时候学的按摩”

“我小时候不好好学习,父亲本打算让我接他老本行,就让我跟着学,谁知道,我穿了身和尚衣服后,学习成绩开始进步了,考上了大学!”

“看不出来小北不好好学习啊,多体贴的人啊!”

“老师,脚舒服吗?”

“恩,比刚才好多了,刚才走到这一段的时候,脚好疼”

“老师腿应该有点酸吧”

“还行,不过,以前爬山的时候不酸,回去后,特别是第二天起床后,小腿酸的不行,都不能碰”

“那学生给你按按腿吧”

“不好吧”

“没事的,我轻点”

于是小北按着李茉然的小腿肚,从轻捏、搓揉、挤推都只是四五分的力度,害怕弄痛了她,按摩到膝盖往上就停止了,因为她的裙子正好到膝盖,他不敢有所行动,小腿肚大概按摩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他问李茉然:“酸吗”她说不酸了。

小北试着把手往大腿处按摩,当接触到裙摆时她轻轻的往上推了推,往膝盖上进了大概10公分的时候,李茉然突然说“小北,就到这吧”。

“老师是不是害怕小北怎么样呀”

“就你手往下的地方酸,其他还好”

“老师你不诚实哦”

“我怎么不诚实了,小北同学?”

“走了这么多的山路,老师平时不怎么锻炼,大腿都应该是酸酸的;比如说你以前爬山后,是不是小腿很酸,大腿到跨股也很酸呢?”

李茉然不再说话,小北继续按摩着,同时把裙摆上移,也许小北的坏劲上来了,当然坏是相对的,如果对方不给你机会,你的坏就是在犯罪,相反,则是彼此的一种享受。

而在小北往上推裙摆使坏的时候,李茉然主动把裙子拉上去了,一直到大腿跟部,但小北注意到她的一个细节动作,用一只手压着裙摆,一只手放在两腿之间,这样,依稀可见内 裤边缘,整个大腿都暴露在她面前。那是一条诱人的美人蛇腿,尖细柔滑,看不到半点瑕疵,顿时小北头脑开始发热。

李茉然突然说:“这样老师够诚实了吧”

“我给你按摩后你就知道我更诚实了,老师”

“小北同学,我看你的光头挺好玩的,我可不可以摸一摸啊!”

“老师你随便摸,我这光头就是为你长得!”

李茉然笑了一声,随后躺在石头上,用双手摸了摸小北的光头。

而此时的小北正趴在她的两腿之间进行按摩,李茉然的手抚摸在自己的头上,细腻柔滑,感觉在抚摸一个娃娃一般,自己也感觉非常舒服。

一会儿李茉然的双手停在了小北的头上,不再动了,

而小北就这样按摩着,一直到大腿跟部,但小北再也不敢伸向那神秘地带,确实他对李茉然还是很敬畏的。

沈大可是留级的学生,跟陌小北一个班级,上次成功帮助小北解决赞助危机后,跟他的关系更近了一层。最近小北的行踪有点诡异,天天早晨起来就很认真的刷牙洗脸,那还没有长出头发的光头,也抹上点油,看上去光光亮亮。

五一大可也没有回家,和女朋友约会回来,突然看见小北买了些吃的,喝的,还有一块台布,行踪诡秘的上了公交车。

大可心想难道这小子有了女朋友没告诉我?他打算跟踪上去看一看,于是打了一辆车跟了上去,在金阜桥看见小北下了车,坐在桥墩上不走了,看样子是在等人。

大可在一个墙角跟蹲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小北,不多会,看到一个高挑的披肩发的女孩,来到小北身边,两人有说有笑的很是亲密,他定睛仔细一看,靠!小北啊小北!你有一手啊!把全校最美的辅导员搞到手了!这小子,太不够意思了,也不给我说声。

不多会,大可看见小北和李茉然朝小山走去,他决定看个究竟,于是猫着腰蹑手蹑脚像个特务一般跟了上去。

一路上,看见小北和辅导员有说有笑,大可心想看来这对狗男女交往时间不短啊,绝对是上山偷情去!

大可也跟着他们爬上了山,累的他直喘粗气,心想,小北也真是,偷情找个宾馆不得了,还非要来山上,也难怪,山上打野战,更刺激,理解,理解!

他们在一块开阔地停了下来,大可跑到一棵大树下,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