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跟女领导的那点事<三>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0月05日 ┊

不多会,看见辅导员脱了鞋子,露出了美脚,没想到这时小北竟然端起美脚,揉搓起来,辅导员躺在石头上,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大可想,难道小北喜欢美脚,奶奶的,也太变态了吧!自己在大树旁摇了摇头。

更刺激的在后边,随后他看见小北摸上了辅导员的大腿,先是在小腿摸,然后又摸到了上边,好像辅导员不让摸,他们说了几句话,应该是小北恳请了一下吧,辅导员就噌的一下将裙子撩了起来,白花花的一片,看着就上火。

让大可没想到的是,也就在这时,辅导员竟然摸了摸小北的头,然后躺着双手搬着他的头,一动一动的。而此时的小北正趴在辅导员两腿之间,也是一动一动的。因为离的有点远,还有辅导员裙子遮挡,大可心想:不会小北为老师用口……老天爷啊,不会吧!没想到辅导员还爱这口,真让人受不了!

小北也太有本事了,竟然和辅导员如此亲密,够新潮前卫的!厉害!佩服!看不出来啊!小子比我厉害多了!

再看下去有点不太文明,给人家一点私密空间吧,接着大可转身离开了小山,回了学校,再去找女朋友约会去!

也就在沈大可离开小山的时候,小北继续给李茉然按摩着。

李茉然不知觉中睡着了,此刻小北的心情万马奔腾,他很想看看老师的身体,但老师的身体紧紧压着裙子,实在不好脱,随即作罢,只是在老师大腿上亲了一下。

不多会李茉然醒了过来,对小北说:“我睡着了啊!”

“恩,老师你睡了一会”

“这一会,你都做啥了,干坏事了没!”

“我哪敢啊,只是亲了一下老师的大腿!”

“恩,还算是个诚实的孩子!”

“其实老师您今年也就刚刚二十六岁,也算不上大人!”

“至少老师比你大吧!”

“那倒是,老师您的大腿好漂亮,我刚才忍不住才亲了一口!”

“小北,有女朋友吗?”

“要找我也要找老师这么漂亮的,要不就不谈恋爱!”

李茉然笑了一声说:“呵呵,是吗?”

“我敢对你发誓,诚实是我的第一大优点”

李茉然接着说“其实我刚才就没睡着,想看看看看你这个小家伙到底能使出什么花样来,你还还年轻,有想法,但缺少胆识,当然我是你的老师,你是尊重老师的,但有时还是很矛盾的”

小北依然没有说话,静听老师说着。

“不过呢,你按摩得老师真的*,有时甚至希望时间可以停止”

“真的吗”

“是呀,我没想到一个学生会如此的体贴和细致”

“谢谢老师您的夸奖,以后要想按摩随时找我!”

“以后和我在一起,就别再您,您的了,有人就叫我老师,没人的时候就叫我小茉吧!”

“哦,这样合适吗?”

“没啥不合适的,我们收拾东西回去吧,天也不早了!”

小北心想,能让我这样称呼她,说明我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什么事都慢慢来,别着急。

路上,李茉然跟小北说:“系里要选一届的学生会主席,你有没有兴趣,老师给你推荐推荐,锻炼锻炼对你以后参加工作也有好处!”

“那敢情太好了,我怎么感谢老师你呢!”

“什么感谢不感谢的,私下里我们还是朋友嘛!”

“哦,那谢谢老师,以后要是按摩随时叫我!”

“别老按摩按摩的,你得学点其他的技艺,为走入社会做准备!”

“老师说的对,我会努力的!”

“还有,咱们俩的事,别说出去,这是我们俩的秘密!”

“来,老师,我们拉钩,我的第二大优点就是嘴比较严,打死都不说!”

“呵呵,小北啊小北,你真有意思,老师喜欢你!”

回到宿舍,累了一天的小北躺在了床上,他心中突然感到自己错过了一次和李茉然亲密接触的好机会.

不多会,沈大可哼着歌从外边回来了。

看到小北躺在床上,

他说:“诶呀呀,我们的情种回来啦,今天很惬意吧,松树小树林的!”

小北从床上爬起来说:“沈大可同学,您好,有什么话请说清楚好吗?”

大可捏着鼻子娘们腔的学了声小北说话:“沈大可同学,您好,有什么话请说清楚好吗?”

然后又说:“大哥,正常点好不,是不是整天跟辅导员在一起,也变得娘们了,什么您不您的!”

小北乐了起来说:“你怎么知道我找辅导员去了!”

“靠,我咋不知道,我还都看清楚了,好像你一个劲的端着她的脚把玩,难道你有恋足癖?你好像还在她两腿之间,用嘴…..”接着小可诡秘的笑了一下,嘴巴做了一个吮吸的动作。

“好小子,你跟踪我!”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碰巧,可真有你的,你的活应该不错!”

“你个沈大可,思想可真龌龊,我和辅导员是纯洁的师生之情!”

沈大可又捏着鼻子,娘们腔说一句:“纯洁的师生之情”

又大声说:“谁信啊!”

小北说:“大可,我的大哥,你可别乱说啊,我没必要骗你,我确实起了坏心,但没敢动手,我会按摩你也知道,辅导员说脚和大腿疼,我就替他按摩按摩,有点肢体接触在所难免!”

这么一说特别是看到他真诚的样子,大可倒是信了。

“我感觉你小子也没这能耐,何况你腿上还一块伤疤!”

提到腿上的伤疤,小北打了个冷颤,临来上学前父亲陌老五那句:“你要是再敢接近女人,我打断你的腿!”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对小可说:“别在外边乱说啊,人家辅导员无论如何也是个没出嫁的女人,还是要懂得保护她!”

“恩,你说的对,你放心,哥们我绝对保密!”

大约过了一周,系主任艾三田找到了小北,告诉他被推荐提名为系学生会主席,回去准备一下演讲稿,随时准备竞选。艾三田特别强调是他提名的小北,小北心里骂道:“你个王八犊子,你名声谁不知道,你会提名我,算了吧!”

但小北随即嘿嘿一笑,对艾三田说:“艾主任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提拔,绝对会成为您的骄傲,以后您家要是有啥重活,就喊我,我去干!”

“恩,不错,小北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孩子,我看好你!”

说完,艾三田手背在腰后,大跨步趾高气昂的走了。

小北明白虽然艾三田说的是假话,但是忍人之所不能忍,方能为人之所不能为,不揭露他!

随后的几天,小北整天泡在网吧,翻看各种演讲稿,准备竞选,他明白这是自己按摩来的机会,当然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李茉然跟自己还是有感情的!这么说也枉费了李茉然的一片好心。

下周五就要竞选学生会主席,小北天天早晨,一早爬起来背诵自己演讲稿,到时候好能脱稿演讲。

这天早晨,他正在校园的一个花园背诵,突然看见李茉然也坐在不远的地方,他走了过去!

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看见李茉然了,今天她仍然穿着上次爬山的碎花连衣裙,这不禁让小北想起那天的事,以及那白花花的大腿。

“老师,这么早,你也起床了!”

“我有早起的习惯,你也很早哦!”

“呃,我这不是按照你的吩咐,抓紧训练演讲嘛!”

“恩,不错,小北有进步!”

“无论如何我得对得住老师你的一片好心啊!”

“这是次要的,社会是一个复杂的地方,不像学校,就拿演讲说吧,你练习了这一次,以后再有演讲就有经验了,多学习一点没坏处。”

“恩,老师说的真有道理,有时间得多多像你请教!”

“据听说法律专业的王天鹏也会和你竞争,你得加把劲哦!”

小北认识那个王天鹏,完全就是艾三田的狗腿子,整天跟在他的屁股后边,小北心想:“艾三田你这个二B还告诉是你推荐的我,这不还给我找了一个对手!”

确实艾三田打好了如意算盘,他内心是想让王天鹏来当这个学生会主席,那天李茉然告诉他陌小北这个学生也不错,要不也提名推荐一下。

艾B正好想找一个陪嫁的,同时也想讨好一下美女,于是色迷迷的看着李茉然的大腿,扶了扶眼睛说:“没问题,我感觉这孩子也不错!”

于是他才在小北面前卖乖了一番。

李默然接着又说:“小北,你知道学生会主席的职责吗?”

小北想了想说:“应该是团结在系领导身边,随时完成老师交给的各项任务,成为老师的好助手!”

“小北,你这么想就错了,学生会主席不是为老师服务的,他代表的是学生们的利益,要能代表学生维护他们的权益,准确的说你应该是为他们服务的!”

“哦,老师你真有思想和见识!”

李茉然莞尔一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确实要保持一份纯真的心,哪怕是在污泥之中,我们也要保持自己的高洁!”

“老师,我明白了,回去我会好好领悟你说的话!”

“小北啊小北,我不是跟你说过嘛,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小茉,你自己都说我也是个孩子!”

“呃,这个,这个,一时还不适应,慢慢来吧!”

“恩,不早了,抓紧去吃早饭吧,准备去上课”

“好的,老师,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能再见面,我想再当面接受你的教诲。”

“呵呵,都在学校,什么时候见面都可以啊,有事就到办公室找我。”

说完他们道了别,分别去吃早饭。

李茉然一席话,确实让小北领悟很多,从这时起他的内心不禁对她另眼相看,甚至为自己以前龌龊的想法感到羞愧。

学生会换届选举开始了,在会场门口碰到了和他竞争的王天鹏,只见王天鹏一身西装,神采奕奕,很有信心的样子,看到小北,他用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对着小北打了一枪,随后冷笑一声走进会场。小北看到这也不跟他一般见识,紧张的走进了会场,全系学生都来了,因为他们是选民,系领导端坐在台前。

系主任艾三田宣布第十二届学生会换届选举开始,首先系领导讲话,随后就让竞选提名人发表演讲。

王天鹏第一个走了上去,他踌躇满志,扶了扶自己的领带,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从学生会在民国时期反对国民政府的反动统治,讲到现在学生会的规范管理;从学生会的历史讲到学生会的明天,发言几乎占用了半个多小时,会场内几百人挤在一起,各种骚味都出来了,底下的同学都有点不耐烦了。

最后他说:“如果我当当选学生会主席,我会在系领导的带领下,切实做好系内的学生工作,把学生管理好,为老师服务好,做一名合格的学生会主席,谢谢大家!”

掌声响起,主要为了欢呼他终于讲完了。

随后开始小北发表演讲,他走上前去,也没说太多废话,他张口就说:“刚才王天鹏同学说的很好,我就不再多说,我会做好系领导安排的各项任务,同时代表我们系内学生利益,维护你们的权益,给你们服好务,我就说这些,别的就不说了!”说完走下台来。

同学们没想到小北发言这么简单,大呼叫好,其次小北回避了管理学生这句话,哪个学生爱受人管理啊,王天鹏完全把自己放在了学生的对立面,当然是小北的话更顺耳,更受听。

果不其然等选票统计出来后,小北423票,王天鹏才仅仅52票。

也就在这时,艾B和王天鹏脸上的汗都刷刷的流了下来,脸色慌张,李茉然和沈小可坐在后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特别是大可拉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条幅,大呼:“小北,我爱你!”

但也没办法,事情已经这样,艾B只能接受这个局面,他宣布小北当选第十二届学生会主席,随后他来到小北面前说:“小北同学好样的,我没看错你!”

“这还多亏艾主任您的提携和帮助,没有您哪有我的今天啊!”

听到小北这么说,艾B乐了起来,然后说:“好好干吧,有什么困难就找我!”然后就离开了会场。

小北心想:“多亏了李茉然老师提醒,你个二B还跑到我面前现好!”

灯火辉煌,夜色阑珊,这次选举相当于小北的一次练兵,这一小步他走成功了。

他拨通了乌龙镇老家的电话,父亲陌老五正在院子里和几个邻居听着收音机乘凉,这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

“爸,我当上学生会主席了,给你说一声!”小北乐呵呵的说。

没想到父亲张口说:“当个学生会主席有个屁用,你以为还是国家主席啊!你小子别在外边给我惹事,还有别给我勾搭小姑娘,好好想想你那条狗腿!”说完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放掉电话,陌老五一边摇着蒲扇,一边跟邻居们笑着吹嘘说:“呵呵,小北当上学生会主席了,这小子有进步,多亏了菩萨保佑!”邻居们听说了后都说:“小北真争气,不错,不错!”

而在另外一头的小北莫名的被父亲一阵呵斥,冷汗再次出来了,心想:“真扫兴!”

晚上,小北喊上大可还有班级几个同学一起到ktv唱歌,也算庆祝一下。

同时他也打通了李茉然的电话。

“老师,我喊了几个同学一起去唱歌,你也一起吧,就当庆祝一下。”

李茉然对小北的竞选成功也感到非常高兴,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他们要了一个小包间,几个同学都说有笑的坐下来,开始唱歌。

今天李茉然竟然穿上了她很少穿的*袜,还有一双高跟鞋,披肩的头发撒在脑后,很有风情。

小北紧挨着她坐了下来,他立马就闻到了老师身上那种特有的女人香味,一双诱人的美人腿在小北面前晃来晃去。

他笑笑说:“老师,你今天很有风情哦!”

“既然出来玩嘛,就穿的好看一点,呵呵!”

“恩,老师是个有品位的人,什么时候也教教我怎么打扮,老师你要唱什么歌?”

“你们先唱吧,我呆会”

“来吧,先唱一个”

“那就来一首不老情吧”

“没想到老师还喜欢老歌,我也喜欢!”

沈大可给找到了歌曲后,把话筒递给了李茉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话筒,唱了起来,随着音乐也跳起了舞。

歌声宛转如黄莺,舞姿轻盈如飞燕柔美,甜润的歌声,时而像春风拂过大家的脸,时而像波涛撞击大家的心,让小北他们不自觉的跟着音乐的节拍鼓起了掌。

一曲终了,不知道沈大可什么时候在哪里拿来了一打灌装啤酒,嘿嘿一笑说:“这里的啤酒很贵,至少15块钱一瓶,这是我从外边买的,藏在衣服里,肚皮上带来的,大家不会嫌弃吧!”

其他几个同学看到有啤酒,每人都拿了一瓶,并且都说:“哪里会嫌弃啊!谢谢大可”

小北说:“老师,你也喝一瓶吧”

李茉然轻盈的一笑说:“我不会喝酒”

“没事的,是啤酒,不醉人,就算醉了还有我们呢,就当高兴替我庆祝吧”

“那好吧,我就喝一点”

说完几个人连续碰杯大喊:“庆祝陌主席走马上任!”

然后都喝了起来,气氛也开始热烈。

一杯酒下肚,李茉然脸就有点微红了,也就在大家都在高兴唱歌的时候,她对小北说:“小北,我醉了,你陪我回去吧!”

“那好,我陪你回去”

于是沈大可他们几个继续唱歌,小北扶着李茉然回到学校。

这是小北第二次来到李茉然的宿舍, 由于酒精的作用,明显能感觉到李茉然昏昏沉沉,他把李茉然扶到了床上躺下,自己也坐在了床边。

床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小北能够想象得到每天晚上李茉然都会*了衣服,只穿一个内 衣睡在这张床上,他不禁用手摸了摸床单,遐想连篇。甚至他想趴下身来闻一闻这诱人的女人香。

晚上,小北喊上大可还有班级几个同学一起到ktv唱歌,也算庆祝一下。

同时他也打通了李茉然的电话。

“老师,我喊了几个同学一起去唱歌,你也一起吧,就当庆祝一下。”

李茉然对小北的竞选成功也感到非常高兴,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他们要了一个小包间,几个同学都说有笑的坐下来,开始唱歌。

今天李茉然竟然穿上了她很少穿的*袜,还有一双高跟鞋,披肩的头发撒在脑后,很有风情。

小北紧挨着她坐了下来,他立马就闻到了老师身上那种特有的女人香味,一双诱人的美人腿在小北面前晃来晃去。

他笑笑说:“老师,你今天很有风情哦!”

“既然出来玩嘛,就穿的好看一点,呵呵!”

“恩,老师是个有品位的人,什么时候也教教我怎么打扮,老师你要唱什么歌?”

“你们先唱吧,我呆会”

“来吧,先唱一个”

“那就来一首不老情吧”

“没想到老师还喜欢老歌,我也喜欢!”

沈大可给找到了歌曲后,把话筒递给了李茉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话筒,唱了起来,随着音乐也跳起了舞。

歌声宛转如黄莺,舞姿轻盈如飞燕柔美,甜润的歌声,时而像春风拂过大家的脸,时而像波涛撞击大家的心,让小北他们不自觉的跟着音乐的节拍鼓起了掌。

一曲终了,不知道沈大可什么时候在哪里拿来了一打灌装啤酒,嘿嘿一笑说:“这里的啤酒很贵,至少15块钱一瓶,这是我从外边买的,藏在衣服里,肚皮上带来的,大家不会嫌弃吧!”

其他几个同学看到有啤酒,每人都拿了一瓶,并且都说:“哪里会嫌弃啊!谢谢大可”

小北说:“老师,你也喝一瓶吧”

李茉然轻盈的一笑说:“我不会喝酒”

“没事的,是啤酒,不醉人,就算醉了还有我们呢,就当高兴替我庆祝吧”

“那好吧,我就喝一点”

说完几个人连续碰杯大喊:“庆祝陌主席走马上任!”

然后都喝了起来,气氛也开始热烈。

一杯酒下肚,李茉然脸就有点微红了,也就在大家都在高兴唱歌的时候,她对小北说:“小北,我醉了,你陪我回去吧!”

“那好,我陪你回去”

于是沈大可他们几个继续唱歌,小北扶着李茉然回到学校。

这是小北第二次来到李茉然的宿舍, 由于酒精的作用,明显能感觉到李茉然昏昏沉沉,他把李茉然扶到了床上躺下,自己也坐在了床边。

床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小北能够想象得到每天晚上李茉然都会*了衣服,只穿一个内 衣睡在这张床上,他不禁用手摸了摸床单,遐想连篇。甚至他想趴下身来闻一闻这诱人的女人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