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男友求我和好竟是为了报复我劈腿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0月26日 ┊

打掉孩子后,我俩约定,我回郑州,他回天津,从此彻底结束。可之后我俩仍断断续续地联系。他约我一起去香港旅游,但相机里全是各自的独照。他又计划和我一起去越南。我感觉我们不像恋人,而像旅行玩伴。

短卷发,戴着浅色框架眼镜,面庞清瘦的小白有着一种知性的美。故事结尾,小白意识到,放开手,或许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再续前缘只因当年少年情怀

我和栗铭是初中同学。学校有间琴房,平时去那里的同学不多,我去的时候总能碰见栗铭,我们有着相同的爱好。

每天下了晚自习,我常常一个人到操场散步,仰望星空。有一晚遇见栗铭,我们就一同坐在看台上聊天。我问:“你说现在学校里会有多少人和我们一起看星空呢?”他说:“我希望只有我们俩。”

这种朦胧好感我们一直放在心里,谁都没挑破。毕业前夕,有天放学,栗铭约我到操场见面,他心情很不好,见了面也没说几句话,自己一个人围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后来我才知道,他家人安排他毕业后出国,他不知怎么对我讲,就以这样的方式作为与我的道别。

栗铭出国后,我们失去了联络。高二时,我也去了另一个国家。四年后,回国的栗铭通过同学辗转得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我们再次有了联系。回想起来,四年后的第一次通话其实感觉很平常,这次通话后不久,我也回国了,真正令我惊喜的是栗铭千里迢迢从西安来郑州找我,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幕。在郑州的几天,每晚我们都会出去散步。

栗铭当时在西安上学,没住几天就走了,不久我也被家人安排到北京上学。那段时间,我从北京坐火车去找过他,不过大多数都是他去北京看我。上学期间俩人都没什么钱,为了节省只好买坐票,很疲惫地坐好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见对方一面。记得有一次,我们相约一起回老家,在老家的一棵树上相互刻下了对方的名字,天真的我们以为老树会见证我们一生一世的爱情。

○●相隔千里的感情没经住考验

毕业后,我来了郑州,而栗铭去了天津工作,因为那里有他的家族生意。

2006年年底,维持了一年半的异地恋情开始走向下坡路。我俩性格都很倔犟。我们也知道聚少离多,见面的时光要珍惜。可每次都是刚见面第一天好得不得了,第二天就因小事开始争执,到了第三天又要再次分开时,我们才意识到不该这样吵。如此周而复始。渐渐地,俩人都觉得挺累的。

2007年初,我在郑州报了个瑜伽训练班,教练是个成熟、帅气的男人,比我大好几岁,对我格外照顾。这种触手可及的感情和关怀令我很快投入了教练的怀抱,并向栗铭提出了分手。

尽管我们常吵架,吵架的时候栗铭也不怎么让我,可他对我们的感情一直很自信,没想到我会说分手。他抛下天津的工作,跑来郑州找我。冬天的夜晚,寂静、寒冷,栗铭站在我家楼下等我回心转意,可我当时铁了心要分手,一点不为所动。栗铭一直等到凌晨三四点,给我打了很多电话我都不接。无奈的他在天刚蒙蒙亮时踏上了回程的列车。回天津的列车上,一向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默默地哭了一路,他说他从未为谁流过那么多的眼泪。

我提出分手两三个月后,栗铭约我回老家参加他哥的婚礼,我妈的意见是已经分手了,这种场合再去不合适,于是我就没去。没想到,婚礼结束第二天,栗铭就和他哥一起来郑州找我,说哥哥是代表父母来的,如果我同意,就商量定下我俩的婚期。可我没同意。听到我的回答,他当时沉默的表情,我记忆深刻。

后来,栗铭在百度建了个贴吧,他告诉我即使分手了,有事情也可以在那里留言。贴吧里的文章一直都是他发,我偶尔会去看。其中有一篇这样写道:“很久没有这么晚睡觉了,也很久没和小白好好交流了,虽然现在不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以发帖的方式永远和她交流下去……”我看了有些感动,也有些后悔,可是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我告诉自己多想无益。

○●重新在一起时他心事重重

接下来的日子,栗铭把重心放在了事业上,对待感情的态度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帖子的内容渐渐变成:“我挣到了人生的第一个500万,不明白小白为什么要离开我,和那样一个平庸的人在一起……”

2007年夏天,栗铭在贴吧里留言说想见我一面,我买了车票,可是思虑再三还是没有去。

2008年6月,我和瑜伽教练分手了。分手后,我想到外地散心,恰好栗铭此时再一次约我见面,于是2008年7月1日,我去了天津。我俩似乎和7月1日这一天特别有缘,当初毕业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7月1日,如今分手一年半后的又一次见面也是这天。

刚出火车站,我就看见栗铭了。看见他的第一反应我竟想掉头就走,他给我的感觉一点都没变,这所谓的没变是指见了面就想吵架的那种感觉。栗铭挽留我,既然来了,至少玩几天。我只好跟他走。其实我的直觉是对的,很快我们就为去哪里吃饭,如何停车的问题吵了一架。

第二天我们开车去秦皇岛玩。我们找了个导游。不知是不是因为有陌生人在场,我们反而感觉更亲密,也不吵了。那真是一次愉快的旅行,让人觉得分手的裂痕仿佛丝毫不存在。

回到天津后,栗铭仍对我百依百顺,一起逛街,我看上很昂贵的饰品,他二话不说买给我。可惜那些漂亮的、价值一万多元的项链和戒指还没戴几天,就被我发脾气全扔了。栗铭的公司在天津,家却在北京。那几天,他父母打电话说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让他回家照顾弟弟妹妹。我想和他一起回去。可他让我先回郑州。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不敢让我见他的家人,就和他吵,并扔掉了他刚给我买的那些饰品。可他还是不松口,我只好收拾东西准备去机场。他开车送我,快到机场时,他才忍不住说:“别走了,和我一起去北京吧。”

我问过栗铭,和我分手后有没有再谈恋爱。他说接触过一两个女孩,但不愿长期交往,怕会产生真感情。可是在他的住处,我却不止一次发现过女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同样的,他对我也不再信任,他总担心我一回郑州,就会再和瑜伽教练联系。这样互不信任,我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与其互相伤害不如就此分开

2008年9月,我们一起去了趟西藏,又开始争吵不断,其实都是小事,但栗铭不再像去秦皇岛旅行时那样迁就我。

西藏之行后,当我再次提出去天津找他时,他开始推三阻四。有一次他不让我去,但我还是去了,凌晨三点到了天津,在他住的地方我拼命敲门,他就是不开。我一直敲,他只好出来,说了一个地方让我去那边等他,仍不让我进家门。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他其实一直和另一个女人保持着关系,或许当晚那女的就在家里。

我是通过查栗铭的手机通话记录知道那女人的存在的,虽然栗铭从来不承认。直到有一天,我在贴吧里发现了那女人写的帖子,才知道我和栗铭和好是在2008年7月,他们认识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是KTV的点歌公主。我和栗铭的关系日渐恶化,他们的关系反而日渐亲密。

一想到这些事,我心里就很烦,加之当时我家又出了一些麻烦事,2008年年底,我一个人去了海口,租了间房子住下,栗铭去看过我两次。2009年4月,栗铭又让我去天津。那天,看着他去给车子加油的背影,我觉得他就像个陌生人。可就在此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本希望因为这个孩子感情可以稳定下来,然后结婚。可栗铭不想要这个孩子。我的心冷了,在怀孕40多天的时候,我去了医院堕胎。

打掉孩子后,我俩约定,我回郑州,他回天津,从此彻底结束。可之后我俩仍断断续续地联系。他约我一起去香港旅游,但相机里全是各自的独照。他又计划和我一起去越南。我感觉我们不像恋人,而像旅行玩伴。我不想继续这种关系,就连着几天不接他的电话。谁知他发来短信,说自己要疯了,想娶我,又不能娶我,还说整晚睡不着,就在贴吧里看我们以前发的帖子,怀念以前在一起时单纯的日子。

经不住他的一再请求,2009年中秋节,我们在北京又见了一面。见了我他就抱着我哭,边哭边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矛盾,说自己对曾经分手的那段经历不能释怀。他问我,能不能就这么在一起,不提结婚,也不提分手,因为他觉得和我在一起纠结,不在一起又后悔。

此时,我才算明白他的真实想法,从第二次和好开始,或许他就存着报复的心,可他也是故事中的人,并不完全是导演,所以难免也会投入,也会受伤害。从北京回来,我想好了,一定要就此结束,再这么纠缠下去,实在太荒诞。

■记者手记

小白之前曾讲过,她和栗铭第二次在一起后,曾去寺庙抽签,抽到了一支“破镜重圆”,可终究,他们也没能破镜重圆。为什么会这样,和两个人的心态都有关系吧。当他们不再互相信任,不再坦诚相待,甚至有一方存着报复心理时,勉强在一起,只能是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