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建的婆婆,我受够你了!

恋爱百科 » 婆媳关系 ┊ 2012年09月13日 ┊

封建的婆婆为了让我生个儿子,她想尽了各种损招!我是否该继续忍受下去?

封建的婆婆伤不起,大家评评理

我和老公新婚的第一天,就享受了不一般的待遇。婆婆居然为我们做了满满一桌子菜!

“多吃点,你这么瘦,得好好补补了,要不然怎么能生出儿子。”婆婆殷勤地给我夹菜。我是一个单纯的丫头,听话只听前半截,简单地理解为婆婆心疼我太瘦。孰不知,老太太的重点在“生儿子”那句呢。

我的单位离家不远,婆婆要求我一日三餐必须在家吃。起先我还以为是婆婆心疼我,后来才明白,婆婆不知从哪儿弄来了生男孩的膳食偏方,准备把我喂养成一个专门生男孩的“机器”。

我感到受了羞辱:我凭什么非得给你家生儿子?男女都一样,我就喜欢女儿!我开始和梁树闹:“你妈再这样,我一天三顿在外面吃!”梁树哄我:“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屈从一回吧,就当为了我。咱老梁家三代单传,妈想着续香火,这没有错啊。”

我跑回家向父母诉苦。不曾想我通情达理的父母,这次不但不向着女儿,还替婆家说话:“你婆婆也挺辛苦的,从本质上说,她的想法也没有错,你就体谅她一下吧。”唉,好吧,本姑娘就暂且屈从一回。从此可好,我每天被逼着吃各种高热量的食物,没几天就胖了10斤。看着显粗的腰身,再这样发展下去,我不知会胖成啥样。梁树知道我在想什么,赶紧安慰道:“没事老婆,就算你胖成猪,我也会爱你。”

我真是拿这娘儿俩没辙,为了爱情,就牺牲自己吧。

可婆婆却越来越没谱了。

那天在饭桌上,婆婆把一整盘黑糊糊的菜放到我面前,让我多吃。我尝了一口,味道怪怪的,以前从没吃过。

“妈,这是什么呀?”“这是蛤蚧,很有营养,多吃点。”我虽然不喜欢这道菜的味道,但看到婆婆期望的眼神,好吧,就当是尽孝吧,我狠劲扒拉了几口。
和同事聊天,说起这道菜,我说:“那么细,也不知是海里的哪种动物。”“这都不懂,蛤蚧就是壁虎啊,你吃的是壁虎尾巴。”号称“百事通”的男同事吴哥说。“不会吧,你可别吓我!”“骗你是小狗,不信你百度一下。”

我搜索了一下:“蛤蚧,又名壁虎,别名蚧蛇,爬行动物。”我胃里一阵翻滚,把早晨吃的饭全吐了。

“你想让我生儿子我理解,可也不能让我吃壁虎尾巴呀,那么恶心的东西,难怪你们都不吃只让我吃,你们太自私了!”一回到家,我第一次对婆婆吼了起来。

“菲菲,妈妈让你吃这个是有科学依据的。”为了让我相信,老太婆居然拿出一本《生男孩偏方集锦》的书,指着里面的一页说:“你看看,这里可都写着呢。”

看着她一脸信服的神情,我无奈地摇摇头。无法说通,我只能远离。

我开始一日三餐在单位的食堂吃饭。梁树没有办法,只好承诺再也不让我吃那些“补品”,我才同意回来。

扰人“性福”的送子娘娘

我刚回家,婆婆就神秘地说:“菲菲,你不愿意吃补品也可以,我专门给你请了送子娘娘,你每天早晚拜一拜就行了。”说着婆婆帮我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里烟雾缭绕,一尊佛像巍然屹立。“妈,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可都是知识分子,传出去让人笑话。”“拜佛拜神有什么可笑话的,你就听我的,早晚都拜拜,心诚则灵。”

我坐在床头生闷气,梁树得知原委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给送子娘娘磕头。他念念有词:“送子娘娘,我老婆刀子嘴豆腐心,有冒犯的地方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不愿意磕头,我每天替她磕。”亏他还是大学生呢,我真是无语了。梁树过来哄我:“你不愿意拜我不勉强你,但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妈都请来了,我就替你拜,只求你一件事,别在神像前说不敬的话。”“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说,我闭口!”我扭过脸,恼怒又伤心,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封建的母子呢?我怎么这么倒霉?

我搬到单位宿舍去住,让他们娘儿俩自己磕去吧。

“百事通”吴哥拍着我的肩膀说:“菲菲,不是大哥我说你,新婚没几天你就分居,知道的说你摊上了封建的婆婆,不知道的会说你没本事,连老公都搞不定。婚姻就是两军对垒,谁拿住谁了,就是一辈子,遇到问题你不能逃避,你得拿出对策,让你老公乖乖听你的。”我佩服地望着吴哥,吴哥让我俯耳过来,他教给我一计。我听了满意地点头,脸上露出笑容。

梁树来单位接我,我见台阶就下,跟着回了家。

晚上梁树要求欢,我在他耳边低声说:“你看,神仙姐姐正看我们呢,我们俩在她面前放纵,你好意思吗?”梁树吓得一哆嗦,一下子泄了气。我转身睡去,你不是信吗?我就让你信个够!

之后几次,我都拿送子娘娘说事,梁树几次未成,问我到底想怎样。我说不怎么样,你妈那么信,搬到她卧室啊。婆婆为了儿子的“性福”,也为了我能尽快怀上孙子,给送子娘娘磕了足有百个头,求“娘娘”原谅凡人的不懂事,让娘娘“屈驾”到了她卧室。

伪科学的弥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天,我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难闻的中药味。

“妈,你生病了吗?”我关切地问。“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药,是一个著名老中医开的,吃过药90%的人都生了儿子,快喝吧。”

不是吧,又要喝药?梁树早知道我会抗拒,赔着笑脸说:“乖,我给你准备好了冰糖,喝了咱吃冰糖。”我大声说:“你们谁愿意喝谁喝,我不喝!”婆婆耷拉下脸。梁树连推带抱地把我推进卧室,他说刚上网查过了,那些药都是滋补药,对身体没害处,女人补补气血,也是好事。

他好话说了一箩筐,见我仍然没反应,最后竟然“咚”地一声给我跪下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男儿膝下有黄金,谁让我这么爱他呢?我把药一饮而尽,哭着说:“梁树,我这都是为了你,以后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梁树抱住我:“亲爱的,我知道你为了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我突然问:“我要是生了女儿,怎么办?”梁树想都不想地回答:“反正我们该做的都做了,生了女儿是命,我也绝不会嫌弃你们母女的。”有他这句话,我放心了。

从此我总是带着一身中药味去上班,连老总都被熏着了,他皱着眉头翕动着鼻翼说:“菲菲呀,你什么病啊,这么重的中药味,身体不舒服就休息几天吧。”我尴尬地说:“我真的没事,今天药就喝完了。”谁不知道单位要裁员,这个时候谁敢休息?那不是主动放弃饭碗吗?

我终于有了不喝中药的理由。婆婆也怕我下岗,不再逼我喝药。正当我庆幸噩梦要结束时,婆婆又不知从哪儿搞来一瓶药水。她说这是一名妇产科医生给的,这名医生研究生男生女的药水已经几十年了。我大骂这医生太没职业道德了,万一洗出妇科病来怎么办。梁树给我解释说,他问过了,这个药水是有科学根据的,原理是用药水改变阴道内的酸碱度。为了让我答应,梁树主动为我清洗,在生活中更加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我。在他的软硬兼施下,我再一次屈从了。

只是在无眠的夜里,我常常困惑:该怎样形容我的生活?我究竟算幸福还是不幸?要说幸福,我却被他们娘儿俩当成生男孩的工具;要说不幸福,除了在生育这件事上,他们家人对我可谓百依百顺,比我父母都周到。我想得头疼,却想不出答案。在这样的纠结中,我怀孕了。

不是结局的结局

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女儿降生了。产房外的婆婆听到护士喊是个女儿时,一下子瘫倒在地,喃喃道:“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们都做了这么多准备……”
好在有梁树安慰我:“亲爱的,没事,天意如此我不怪你,你看咱女儿多漂亮!”我委屈地哭了,梁树对女儿的态度,让我的心好受了一些。

出院回家,婆婆不伺候我月子,父母把我接回娘家。梁树也跟了过来,尽心尽力地照顾我们母女。后来,婆婆也来看过几次孩子。当女儿会对她笑时,她心软了,亲情涌了上来,开始喜欢我女儿。我长出一口气,现在好了,婆婆终于接受了孙女,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

正当我庆幸当初的隐忍终于换来了今天的幸福时,一天,婆婆兴冲冲地举着一个硬皮本跑到我跟前。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这么高兴呢?我接过本一看,天啊,竟然是证明我女儿有残疾的证书!

“妈,孩子好好的,你给孩子办什么残疾证?”“别小看了这个证,我把退休金都花光了才换来的,有了它,你们就可以生二胎了,儿女双全多美呀!”我气得光张口说不出话。婆婆又说:“我知道你想说你们养不起,我现在还不老,可以再去找一份工作,再苦再累也要把我孙子养大。”
我把残疾证甩到她面前,抱起女儿扭头而去。婆婆在后面喊:“你再好好想想,反正我们老梁家不能绝后!”

我真该好好想想了,到底该怎么办?或许我进这个家门就是个错误,这一次,梁树又会站在哪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