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愤!劈腿男友和情敌谢谢我的成全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09月17日 ┊

我起身告辞,一路上打了一通电话,约出三五好友出来K歌,我想唱那首歌:我对你付出的青春那么多年,只换来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七年前,我和陈文翰刚开始恋爱时有个约定,如果我俩的感情能坚持到2008年,那么我们就在儿童节那天穿着校服扎着红领巾去领结婚证。可遗憾的是,就在离这个日子还有180多天的时候,我们失败了,结束了这段被朋友们喻为神话的恋情。

今年的情人节,七年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对方的陪伴。我以为自己会难过,事实却是我异常平静。刚准备打电话给好友约出来散心,却意外发现手机有一条短信:我很知足。你炒好一盘菜,色香味俱全,我没有抢它,是它自动送到我面前,又恰巧对我的胃口,我能不赏脸尝一口么?谢谢你的牺牲,把他让给我。如果非要抢,早些年前我会去抢,去争取。将心比心,你不用感激我大无畏的接班,我也同样感谢过去你对他的照顾!

是我的情敌明清发来的。

原来,第三者终于正式登位了。我不再激动,只是叹了口气:也许我真的该祝福他们了!我真不知道,我们的感情是七年之痒,还是阴差阳错?

陈文翰很高很帅,家世很好,在校园里就是女孩们的白马王子,从我认识他到现在,追他的女孩都可以排成一个连了。

因为她们,这些年我没少争风吃醋。他和明清的事,我在大学时曾有一些耳闻,但那时毕竟学业为重,大家又都是同学,我不愿相信他们之间曾有过什么故事。

大学毕业,明清去北京读研,文翰牵了我的手。文翰拉着我一起去机场送明清,看着明清含着泪水的眼睛,我读出了一些不舍。

我礼貌地拥抱了明清,告诉她:好好照顾自己,有空我们会去北京看你。我对明清微笑,却看到了明清充满感情的眼睛望着文翰。

明清走后,这种忐忑不安的情绪一直在我心里萦绕。文翰是我的初恋,我把他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每次问起文翰关于明清的事,他总是巧妙地躲过我的追问。七年的感情就这样相安无事。

爱了多年却只是个配角

在我和文翰恋爱的第三年,有一次,他突然说要去北京念一个课程,可能要走半年或者一年。当我无限依恋地将文翰送上飞机时,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从同学那里听说,明清研究生毕业了,打算出国。文翰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去北京,太巧了。

文翰走了两个月,电话来得很少,每次打电话寥寥几句就挂了,我越来越感觉不安!我努力安慰自己,他们不会有什么,肯定不会。

三个月后,我日盼夜盼的文翰终于回来了。

看着心神不宁的他,我有些难过,我试探性地问他,在北京有没有去看明清,他第一次沉重并正面回答了和明清有关的问题:她出国了,我送她上的飞机。

一切都被证明了,传闻变成了故事。我第一次拨通了明清的电话,曾经多年同学,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们却无言。

大家心知肚明,因此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沉默。是明清的哽咽声打断了僵局。

她说:你要好好珍惜文翰,当年本应是我和他在一起,因为我要去北京读研,家里帮我安排了出国;我知道我和文翰分隔两地不太现实,所以才放弃的。说句让你不太舒服的话,是我把他让给了你;今天我走了,祝福你们!

听完明清一席话,我的脑袋像被炸开了一样,说不清是愤怒还是羞辱。我爱文翰,爱了那么多年,却原来只是个配角!

我去找文翰求证,文翰低着头向我承认了,然后,他竟然深情地对我说:我喜欢你,但也爱过明清,既然她已经走了,咱们就好好在一起吧。

听着我深爱的男人的真情告白,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可否认,我还是一个非常懦弱的女人,我曾想挽回面子挣扎着要离开他,离开这三个人纠结在一起的故事,可我做不到。

想到要离开他,我就止不住地心酸。这么多年,妈妈已经把他当儿子对待,他的父母也把我当女儿宠着,同学把我们的故事传为佳话,每逢聚会大家都会调侃我们:几时办酒啊?你们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啊,大家都很期待呢。

最终,我原谅了文翰感情出轨,也期待着我的爱情能真正神圣到最后。

七年来他真的让我太累

和文翰又相亲相爱地走过了几年,离我们当初约定的订婚日期越来越近。

年底的同学聚会上,闺密们张罗着给我挑嫁衣,男生们调侃我们说结婚时要如何闹我们的洞房,我开心地一一回复他们,心想着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修成正果了。

那天聚会结束,我和文翰都微微有些醉,到家门口我打算下车时,文翰叫住了我,欲言又止的他吞吞吐吐地约我明天出来单独见面。

我美滋滋地幻想文翰的约会,也许他打算向我求婚呢。第二天,我盛装打扮赴了他的约会。

坐上车他一言不发,一路狂飙地把车开到母校门口。我疑惑地望着他,却听到他说:若琳,咱们分手吧!

我愣住了,但马上明白了原因。我没有问理由,只是让他把我送回家。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下车时,他竟虚请假意地说:好好照顾自己,想我了给我打电话。

我仍然没有回答,甩了车门飞快转身,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落。七年的感情难道终究是一场空,我最怕的、夜夜担心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我突然感觉从未有过的累,累得我迈不动步伐。我才明白,七年来,这个男人真的让我太累了!

忍不住问他分手的理由

分开后,我再没有主动和文翰联系过。朋友们不习惯于我的形单影只,问我文翰到哪儿去了?我淡淡地告诉他们,我们分开了。没一个人相信,我也不知该解释些什么。

圣诞节,被一帮朋友叫去KTV。很久没有和朋友们聚会,我喝得有点多,晕乎乎地去厕所,竟然在电梯门口遇到了文翰。

四目相对,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文翰看我喝多了,习惯性地跑来谴责我,拉着我往外走:你一个女孩子家这么晚了在外面,还喝了那么多酒,像什么样子,也不怕出事!走,我送你回家。

我甩开他的手,借着醉意愤怒地说:我们还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这么多年来,从来依顺他的我第一次跟文翰发了火,并理直气壮地反驳他。文翰愣住了,最后还是把我拖上了车。

路上,我们都哭了,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分手的理由,他无言。我问他是不是因为明清,他竟厚颜无耻地向我告白:我喜欢你,但也爱她。

七年前,用明清的话说,是她把文翰让给了我;可七年后,她还是从我身边夺走了我最心爱的东西。

罢了,罢了,其实这么多年,明清的影子从没离开过我和文翰,七年来我爱得好苦,好沉重,好担惊受怕。

她拿出个保存完好的信封

和文翰分开以来,我一直不愿相信他们已经真正在一起了,直到收到明清那条短信。也许真的轮到我来祝福他们了,或者多年来,我才是真正的第三者。

前些天,明清约我出来谈谈,我心情复杂地答应了。

从那次送她去北京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再见她,她依然是那么文静,只是我想不到如此温婉的女孩会给我发来那样挑衅的短信。

我一直沉默,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拿出一个保存完好的信封,一看笔迹就知道留存了很多年,上面的落款是文翰,日期是2001年,我们大学毕业那年。

明清说:也许你会认为是我主动去找文翰再续前缘的,但我想说这封信是我七年前就收到的。可是我一直深藏着没有提起,我想成全你们。可如今我学成归来,还是忘不掉文翰,而我也知道文翰仍然爱着我,我再没理由放弃了。其实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我一直不想伤害你……最后还是伤了你,我不想对你说抱歉,因为感情的事,没有对错。

我起身告辞,一路上打了一通电话,约出三五好友出来K歌,我想唱那首歌:我对你付出的青春那么多年,只换来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替补当不得

想爱的那个人,因为种种原因够不着,可是又不想把地荒着,所以,有些人会选择找个替补,一个很爱自己的,自己也不讨厌的异性来补缺。

如今没有几个人做得起情圣了,有谁能痴到为得不到的爱情守身如玉,一辈子不嫁不娶?退而求其次,找个替补,也是可以理解的。

真正让人敬佩的,是明知做替补还勇敢上前的主——活在正选的阴影之下,而且随时可能被取而代之。能当好这个角色的,一是爱得死心塌地的,心甘情愿,不计回报。可是短期内无私付出不求回报容易,一直这样做下去,难。二是善于自欺欺人的,总以为日久会生情。和一只狗处久了也会生出感情来,可那是爱情吗?

所以,替补当不得。